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军 >

中国异能人士公开_最后的晚餐多了一只手

归档日期:07-22       文本归类:防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安允诗从柜子里拿出她备用的替换浴巾,突地觉得自己还挺适合当饭店的服务员。「你先洗,我去旁边的小超市帮你买舒服点的衣服。」她注意到霍陈玖的衣服和裤管少部分被雨水打湿。还好现在城市,除了二十四小时超商外,巷间的小超市也拚到凌晨十二点,以前看总觉得很操,干嘛拚到这么晚,但现在,需救急的她,感激得想大喊,他们太神圣了!这几天她一直去公园,只为了想遇到他,这行为有点撒娇、依赖,她却伪装着。他发现她不喜欢透露自己的坏情绪,心事放在心里深处自己消化,在公园时他没漏掉她见到他时,眼里闪过惊喜的光亮,像流星一样,迅速明亮,却又忘不了那瞬间的美。水沿着脸庞流下,浓黑羽睫上站着一颗水珠,随着他眨眼而落,与地上的积水融成一体。「我帮你买了一些衣服,我放在地毯旁──」话还没说完,一阵热风颳起,浴室里热腾腾的雾气,慢慢往外飘散。上身曲线明显,贴浮在胸膛的湿气及水珠,为他的魅力又增添了无比性感,难以形容的吸引力,引人遐想。安允诗顿住,她不知道是浴室里的热气让室内温度上升,还是自己身体在发热。这……现在该说什么?因为浴室太热,他想到外面换衣服吗?还是他有其他话想对她说?安允诗紧张得心发烫,不敢与他对视,却也不想傻傻地处在原地,她要抬起头时,手上的衣物猛然被人迅速夺去,霍陈玖如风似的又关起门。原来霍陈玖他是要开门拿衣服的啊,她刚刚到底在乱想什么!难道变成色女了……男人上裸她又不是没见过,虽然霍陈玖的身材是比较好──呃,好吧,她承认是非常的好,没看脸只看身的话,她铁定误以为是CK男模,看脸的话──也还是CK男模,老天……谁来提点她,他外貌上有什么缺点?安允诗摀住脸,不晓得霍陈玖有没有看出她方才脸红又发愣,拜託,千万别看出来,要是他把她的发愣解释成饥渴,那她还需要存活吗!?霍陈玖湿润的黑髮上盖着毛巾,他坐在沙发上接下她献来的水,眼眸直直定住她,安允诗被他看得不自在,甚至闪避他的目光。「没有,已经没什么事了,而且我那都是自己的私事,还特地去霍奥,不是有点大牌吗?」安允诗刻意轻鬆的笑说。坦白说,她觉得现在的画面够奇了,霍陈玖自在尔雅地坐在沙发上,而她乖顺的如小员工一样,站在他面前报告一週进度。安允诗微怔,想起这星期自己情不自禁地到公园去,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他,她没去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傻气的行为,或许是因为对方是霍陈玖,如果是他,似乎一切都说得通。霍陈玖这男人本身有一种令人无法抗拒、摆脱的迷人魅力,甚至可以用上百个理由来解释他,毕竟他诱人得无懈可击。「目前来说,我不知道我有拒绝过妳什么?」霍陈玖淡笑,勾勒在脸上的笑弧,轻淡到她怕它消失。是,没错,他几乎没有拒绝过她,其实他有的是机会拒绝,比如今天,他可以听完语音后,不理睬她,可是他却来了。他没忘记她上星期的失常,给她通行码,希望她可以主动前来,主动的在他面前示弱,表现出她脆弱的需要,但一整个星期,敲他办公室大门的人一直不是那双晶亮黑瞳的主人。「上星期……」她开始回忆起上星期的事,脑海里冷不防播映一些片段,挽着薛仲临的妘瑄、薛仲临的道歉、梁仲棋的陪伴……她略带複杂情绪的黑瞳微颤着,霍陈玖伸出手,将她拉到自己身旁,她如布娃娃一般任他摆布。他温醇带有磁性的低嗓唸出的字句几乎拥抱住她,她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光靠声音就让她不知所措,鸡皮疙瘩,如果是一场催眠,那将她流放在这场催眠中吧。她收起忽然失衡地跳动,平稳住,娓娓道来这两星期发生的事,以及简良为她解围的事。他静静听着她说话,手轻搂着她的臂膀,她诉说时没一丝哽咽,一点难过,分明是上星期的事,安允诗却像在诉说一件久远的往事。「好吧,薛仲临他基本上是好人,可是他对我的处理方式真的烂透了。」安允诗替他说话,她清楚知道薛仲临的本性不坏,不过是没把感情处理好,她没必要把感情这件事,损毁整个人,以偏概全向来不是她会做的。安允诗没发觉,自从今天见到霍陈玖后,她唇角上扬的次数已经多达这几天的累积。霍陈玖倾听她的前段感情,以及她这阵子发生的事,他看得出安允诗已从前段感情走出,所以不再多说安慰的细语。其实他向来不适合安慰人,他认为能早早看清,丢去一个未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一件好事。人生要完成的事很多,拘泥在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只是在阻拦自己的前进而已 。是因为薛姨的事烦心吗?还是这两星期的烦闷?她在心里问着自己,最后想的画面,却是霍陈玖跟关月在街上谈笑。「没什么,只是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今天工作……累了,脑袋濛晕晕的,才糊涂留言给你。」她不能说,不能说是因为关月,她并不是霍陈玖的谁,多问他的私事仅会越矩两人的关係。安允诗扯出笑容:「对了,简良说你只包粽子给家人,还是只有三个人,我的真的是你亲手包的?还是秦邵说错了?」她转开话题,不过这也是她好奇的,霍陈玖亲手包的限量粽子,他的名字已经跟限量一样值得女人尖叫。「我们家在端午节会一起包粽子,祖婆很重视节庆,所以每年的几个大节日务必回宅邸相聚。」霍陈玖不讶异她知道宅邸的存在,基本上晓得霍陈家的人,都知道他们有座千坪的古老宅邸。「嗯,是那座古宅,说来那座宅邸也有百岁了,现在住在里面的是祖婆和一些长辈。」对霍奥和商业圈她仅略懂,还有许多企业上的关係她还不明白,也没兴趣接触,关于霍奥也只是因为合作的关係,偶尔听范大略介绍,她并无深问过。「听简良说老夫人是湖州人,霍陈也是那的姓氏吗?这姓氏很特别。」她默默的轻唸他的名字。什么意思?霍陈这姓氏少见,甚至没听闻过,既不是湖州的姓氏,也不是台湾姓氏,那是哪里的?安允诗因为他刻意的靠近,双颊发热得有些泛红,在她想退一边时,霍陈玖突然站起身。「等等,我去拿吹风机给你。」安允诗冷不防想起他头髮还没吹,紧张的要冲上楼拿。「没关係,不用拿了,头髮也差不多要乾了。」霍陈玖将盖在髮上的乾毛巾,拿来擦拭还有些微湿的髮。安允诗懊恼得抱住头,他们俩同床会不会有点失礼?当然了,她相信霍陈玖的人品,也相信自己不会对他有什么诱惑之举,毕竟她从来不是这块料。不过两人只能同床的话,她除了认命外还能怎么办?说不准霍陈玖才觉得吃亏,他交往过的女人想必是面容姣好,身材都是能上伸展台的女性,而且他平时享受的弹簧床肯定是加大双人床,外加负离子,夏天更有凉感效果,而她的床,其实也只是房东附赠的普通双人床,要真好好介绍的话,她只说得出──耐操。老天,正常来说男人会主动睡沙发吧!虽然她晓得他尊贵,身子每一寸都是黄金钻石打造,但、但但但──『是霍陈玖先生订的加大双人床,安小姐现在在家吗?我们在楼下可以搬上去了。』电话另一头的搬运工人大声嚷着。

  不会是报错地址了吧?「你等等、你等等,我打电话确认一下,等会儿打给你。」安允诗挂下电话后,马上拨打电话给霍陈玖做确认,现代诈骗集团手法众多,谨慎行事较为安全。「喂,霍陈玖。」『床是我买的。』她还没开口问,他便回答了。算那么準,连她会打来问都知道。「为什么要买床?我的床你没睡坏呀?」『太短了,我前天没睡好,想换。』他简短明了的回答。安允诗扶额,她知道霍陈玖很高,随便一看就知道超越一八○,那天他睡觉时,脚有没有超过床,她是不清楚,但以霍陈玖的身高加上人平常躺枕头的位置,可能要睡斜的才能勉强撑过。「可是,怎么会寄来我家……?」『以后我才能好睡些。』以后?他还会再来继续住她家的意思吗?想到这里,昨天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情景又在她脑海盘旋。跟霍陈玖的相处很自然,他一离开她身边后,又觉得不可思议,两人怎么会忽然走得这么近?同样身为女性,她晓得霍陈玖的一举一动有多么迷人,他的魅力不单是外貌,从里到外,才智、气息、眼神,站在他的範围内彷彿随时会被俘虏,那激情般的危险,让人跃跃欲试。女人们不需要他的注视,只要能见到他的身影,心里的那头小鹿会原比自己想得还疯狂,他能使每个女人变回情窦初开的少女。『去签收吧。』霍陈玖的嗓音将她的思绪拉回。瞬然他的声音让她窃喜。他真的在,跟她相处的居然是那位让女人们渴望的霍陈玖。「钱我在给你。」霍陈玖沉默。噢,糟糕,她是不是感觉到怒气了?『这是我买的。』「可是它放我家。」『妳想付钱的话,妳可以负责买床单。』这还真符合两人的消费能力。『我准许妳在我不在时睡它,还是说妳喜欢我办公室的沙发?』他还暗喻那件事!?每次只要想到那件事,她就想挖洞埋了自己!「好好好……我签收,既然是那张沙发的主人亲自挑选,那品质一定不错。」『它能防螨抗菌,还含有负离子,绝对比那张沙发好睡。』居然还真的含有负离子。搬运工人搬上新床后,又周到地替安允诗将旧床送到附近的房东家,省得她在处理床的事。她摸着柔软的新床,上头还印着淡色花纹,她张开双手躺平在床上,身体不自觉得放鬆,她没想到还真有符合人体工学的床,她在几次旅行里,虽然也睡过几张不错的床,可是也没这张来得舒适。不愧是霍陈玖,连选床都是上上选。搬运工人给她签收时,还另给她这一季的宣传单,她看到单子上面印的牌子后,完全举双手抬双脚赞同霍陈玖的提议。要付钱的话,她负责买床单就好,真的。/不知不觉,跟霍陈玖的晚餐约会变成一种习惯,像是一种默契认可。每星期他们会有一天一起吃晚餐,几乎都是在星期五晚上,而他隔天没事的话,会在她家过一晚。但,一样的,他睡床,她睡沙发,因为女孩子要保守一点……安允诗擦完保养品后,拿着乾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髮,突然她感觉到身后一股热息靠近,霍陈玖站在她身后,单手将一大盒物品放在她的化妆桌。「吹风机?」她看着外包装盒上印的图案问。她不敢转身,霍陈玖几乎贴在她身后,他的动作已经包围住她,他的头在她脸侧,方才回头差点吻上那令人疯狂的俊脸。「不要剪头髮。」他道。安允诗蓦地失笑,前几日她吹头髮时,唸着长头髮很麻烦,夏天到了正好可以剪,想当时,霍陈玖一副青春期的女儿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样,双眼瞪着她,可是她也不过是想剪头髮而已。安允诗拿起盒子看,她微微讶异,没想到霍陈玖真有去研究,这型号的吹风机在网路上讨论的火热,顾髮质外,也容易吹乾,价钱虽高,却也没降低女人的购买慾,还时常缺货。她看到包装盒上面写了三个大字,她又忍不住笑了──负离子。看样子她跟负离子挺有缘的。「你喜欢长髮?」「我想几乎所有男人都喜欢。」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畔边响起。他希望她留他喜欢的长髮?这句话含着暧昧,霍陈玖不可能不知道。「我还是想换个新髮型,现在很多女星剪短髮还挺好看的。」她故意坚持,与他唱反调。「我管那些女星好不好看,妳能修,不能剪。」「能修?修到肩上行吗?」「那是剪!最低限度,胸的位置。」他的手指夹着她的髮尾,亲手指定他的最低限度。「我的设计师有跟我推荐过,我短髮的话──」「叫妳设计师来办公室见我。」安允诗被霍陈玖的话,激得大笑。「哈哈哈哈哈……你要他去霍奥干嘛啦!」安允诗摀着嘴大笑。霍陈玖抓住她的双手,盯着大笑不止的她,他脸贴近她,两人的额几乎抵在一块。「我怎么能把妳逗得这么开心?」笑到流泪的安允诗,缩着颈,躲着他的逼问。「没想到你控制慾这么强。」她抿起唇,不再让自己大笑。「妳还没见过我控制慾的全部。」他不否认,他骨子里的控制慾对她蠢蠢欲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一闪一躲已经把自己逼到墙边,她的背抵在墙面上,双手在她不注意时,被他高举过头,霍陈玖紧扣她的双手,将它们牢牢地定在墙上。安允诗内心发出警铃:不,他太近了。她如霍陈玖牢中的猎物,她必须高仰起头才能看到他整张脸,他倾首对着她,锐利的黑眸没遗漏她眼神里不小心洩漏的依恋,安允诗几乎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了。她知道他们两人的关係不一般,暧昧在他们之间存在着,她说不準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硬要提起时间点,或许是从两人第一次在公园相遇的时候。霍陈玖呢?他知道他们已经不是一般的朋友了吗?她知道霍陈玖对她的关心,但他传达给她的情感很模糊,他把她丢到属于他的海洋,在那里头她捞不到属于她的讯息,善于冷静思考的她面对霍陈玖,居然找不到任何一条线索。他对她也是喜欢吗?她不敢问,怕这一问,两人的关係会开始瓦解。霍陈玖慢慢倾下身,她嫩白的脸感觉到他燃烧炙人的气息,软唇开始乾涩,解渴的泉源在霍陈玖唇上,他刻意缓慢引诱似的,鼻尖轻触她的鼻到鼻翼。这令人窒息的摩擦,使安允诗手指纠结,霍陈玖还将它们定在墙上,她不能阻止他的靠近,也不想阻止。霍陈玖的薄唇蜻蜓点水般的落在她颊上时,他放在楼下的手机响起,他们听见那扰人碍事的铃声,但这没能阻止霍陈玖,他没放开她,任手机继续做响。安允诗因为铃声的打扰,反而更清楚两人暧昧亲密的状况,她抿起唇,轻咬着下唇,制住她的那双强而有力的手,冷不防出力将她扣得更紧。手机铃声不看气氛的持续响着。他不悦地低咒一声,随后她感觉到手腕上的力量消失,霍陈玖放开她,轻捏她的鼻,淡淡一笑,转身下楼接电话。他离开自己视线后,安允诗才敢放鬆身子喘息,这其中还包含着失落。她身体还为他发烫着,住在心里的小鹿还未平息,她甚是怀疑在刚才的状况里,她根本没在呼吸,只满心期待着霍陈玖的吻。老天,他说过女孩子要保守一点,那他对她在做什么!?太卑鄙了!「妳在原地别动,我马上过去。」她刚下楼梯,霍陈玖正说完电话。他立即拨出另一组号码,对方很快接听电话。「喂,秦邵,我刚有发组位置给你,你先开车过去找关月,我等等坐计程车到。」他冷静地命令完后,转身发现安允诗在他身后,他没多做其他表情,不慌忙、不严肃,伸手拿起她颈上的乾毛巾,盖在她头上,简单擦拭她的髮。「关月发生一点小车祸,我现在去看她。」「车祸!?她人有怎样吗?」「没事,只是对方不认错,我要过去了解一下状况。」语末,他上楼换好衣物。他边下楼,边拉好外套领口,见安允诗还杵在原地,开口温柔催促她去吹头髮。「我今天不在这过夜,妳吹好头髮早点睡。」离开前,霍陈玖轻摸她的头。她看往被阖上的门,心里对关月有些担心,但见霍陈玖面上无沉重担心的神情,她也算是安下心了,还好事情并无太严重。关月能在发生事后的第一时间与霍陈玖联络,而霍陈玖也不迟疑赶到现场,两人的交情她想不止于世交关係,更有一种无坚不摧的感情,平时霍陈玖少主动提起自己的事,仅偶尔顺及聊到一些琐碎,譬如简良、关月,还有跟他较好的堂兄弟,可这一切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现在回想起来,除了晚餐约会外,霍陈玖仍如存于一片迷雾森林,被伸手不见五指的浓雾掩盖,她闯进那片迷雾中,走失。霍陈玖的宾士轿车驶进地价不斐的社区内,三栋搭有空中桥梁的大楼,在夜晚看去宛如夜空中的浮桥,能使人腾云漫步。霍陈玖陪关月走入社区内,时间已晚,社区内的人大多睡了,花园里仅剩路灯醒着,照亮粉紫可爱的紫荆花和石路。「今天是小事,我能解决的,我只是打电话跟你报告,也不用你特别来。」关月道。「事情是小,但妳晚上一个人坐计程车还发生擦撞,纵然人没事,但司机脾气处理不好,妳也麻烦。」「认识我们家的警察一到场,哪个不是吓得说不出话?」关月自信地笑说。关月听懂他指的麻烦是什么,她从小到大不担心惹祸上身,反而是要操心对方会变多惨。「当作我是去帮妳一起隐瞒吧,他们哪位跟妳爸通风报信,妳等等上去还能安宁吗?」关月无奈叹息,他们关家为警政世家,只要他们关家有谁惹上麻烦,消息会迅速传到长辈耳里,这传的速度,好比她茶才啜了三口茶的时间。像她今日的小车祸,事情小规小,但眼线四处,不出声阻止的话,必然又传到她父亲耳里,警员们见到她下令阻止,再加上有霍陈玖的身份加持,他们才敢不通报,倘若消息传出,除了那位肇事人唯恐在警局过好几夜外,她还得听长辈唠叨一阵。「回去后,快休息吧。」霍陈玖的手机传来讯息,他看了一眼又收回口袋。「怎么了?」「允诗问候妳的状况,我晚点再打电话让她放心。」「允诗?是上次在你办公室那位?」关月凝眉问。「嗯。」关月没再问话,只浅浅微笑着。她绝美的脸蛋上,勾勒的笑容再浅,也易让人沉迷,可偏偏有人连微醺之意都没。霍陈玖手插在口袋,有意无意地翻玩手机,他没注意到这小动作透露出他的心思已向外飘荡。他想联络安允诗?关月别过眼。「离你上次的交往对象,是不是四年了?」霍陈玖停下翻玩的动作,幽深的黑眸斜看关月。「妳是要问我跟允诗的关係?」「没有,只是随便问问,我哪时在意你的女朋友了?」关月大方的反问。霍陈玖低笑,她还是一样固执,一样自信不犯规的站在他给她的位置。是,她不在意他女朋友是谁,只在意他的感情会落在谁身上。这轮月,无时无刻在身边,是追逐呢?还是,一直存在?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jun/2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