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军 >

第三十六章:最后的决战(上)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防军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三十七 最后的决战p日军自在朝鲜起事,到来年初春,两路大军征清,深入拱卫中国京畿的两处要地——辽东半岛与山东半岛,虽不至于像经常形容力量不成比例的态势——如“虎入羊群”那般轻松,确实很像虎入“驴”群——“黔之驴”群。开始不了解庞然大物的中国底细,也是战战兢兢的,行军步阵皆按章法行事。比如山县有朋冒进海城,欲直取奉天,就遭大本营光荣劝退,险此切腹自杀。到了后来,险棋走多了,皆意外成功,便肆无忌惮起来,常常攻取某处枢纽重地,下步就敢分兵冒进,甚至几十人的一小队就能夺取一座深沟高垒、重兵把守的县城!唯一一次的受挫是在宽甸。p虎山失守后,日军在明知宽甸驻有东边道尹张锡銮统领的定边军7个营2500余人,竟以区区一个中队向宽甸进发。结果在宽甸磬岭山半腰,遭到蒋天福民团上千人伏击。两尊土炮并发,鸟枪齐放,打死日兵10余名,狼狈逃回。日军初偿民团老台杆的厉害,这种土炮不仅射程远,杀伤面积达丈余,且钢砂子弹击中伤口就烂,日兵十分惶恐。p第二天,日军吸取教训,由九连城出动,避开磬岭山。以四五百人的规模进击宽甸城。待走到城南10余公里的一撮毛附近时,又遭到早已埋伏在此的楚文彦民团迎头阻击。入夜开始交火,纠缠至黎明,日军才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突围。这一仗日军弃尸7具,小队长广田甚吉被生擒。p两天后又来,又被打死十余人,退走。p半个月后,不甘心的日军又从安东、凤凰城各抽调兵力,重新实施攻击。这次民团没顶住,被打散了。p日军进入县城后,逼迫20余名被俘会勇跪在街头。一少佐抽出战刀作砍头之状,比划几下之后,又大笑着收刀入鞘;并拿出被缴的红缨枪与洋枪相比,对俘虏和当街围观百姓说:“这种兵器能和本军作战吗?简直是送死!大日本皇军是威武之师,也是仁义之师,专打满清鞑虏,不与百姓作对。现在你们被俘,家中父母、妻儿依门而望,我们怎么忍心杀害你们!”说完令士兵将被俘会勇押进屋内,发给证明、干粮释放。又开仓济贫,沿街向小孩发放糖果,很是搞了一些安抚手段。全城百姓附合者有之,开始箪食壶浆起来,被日本随军记者拍了不少照片,拿到报纸上宣传。多数不大领情,纷纷逃出县城。向定边军和民团报告消息。p定边军准备了两个月,集合起军民近万人,可谓人山人海,从四面八方大举围攻县城,日军苦挣到半夜,只得分成若干小队突围,丢下六七十具尸体,天放亮时才逃到苏甸。p被收复的宽甸城里过年一样,欢声一片,各城门上悬挂着日兵和汉奸首级示众。一上午功夫,乡民又在地窖和草垛内活捉日本伤兵三人,被绑被抬着送到定边军。p日军吃了大亏,却不再纠缠报复。直至停战,宽甸成了中国唯一失而复得的城镇。p宽甸军民保家卫国的事迹,经裕禄报奏朝廷,炮手出身的蒋天福被封五品军功,赏戴兰翎;对战死将士,在关帝庙东侧建忠义祠,正殿三楹,每年发给祭银70两。p之所以不厌其烦地把一座县城的争夺、一场无关大局的小胜介绍给大家,是因为我们的惨败(没有大胜)太多了,必须张灯结彩,隆重推出。同时也证明世凯对宋庆等表达的意思是对的,一群没啥军事素质的民兵加地方武装,只要团结一心,敢打敢拼,靠着十几个老台杆,就能拒强大的倭寇于家门之外!甲午之败,线;话题回到送走了粮草官世凯和周馥之后的宋庆。孤独无奈、屡败屡战的宋庆,还得硬着头皮集合手下这些败将,研究部署应战之策。p甲午末战,悲凉地拉开序幕。p1895年3月9日的田庄台。p朔风劲吹,苇浪汹涌,河边一带街镇,笼罩在薄雾当中。p千年古镇田庄台当时是辽河下游最大商埠,也是中国军重要根据地,设有粮台和东征指挥部。四面平原,与营口隔河相望,然而难依辽河拒敌。初春时节,东北尚未解冻,冰坚,策马可过,相当于无险可守。此地又是日军西进经辽西走廊入关的必经之路,中日双方攻守田庄台势在必行,这是彼此将帅都心知肚明的事。p从海城退下来,暂驻田庄台的帮办东征军务,那个眼高手低的金石学家吴大澄,自然也有此判断;所以在战前头四天,即拔营退出,午后到达大洼,穿城而过,连夜赶行,于6日晨到达双台子。同时,连发两电告急,令驻守营口的宋庆(宋庆虽同为帮办东征军务,但武职提督衔远低于文官巡抚)率队接防。宋庆知事不可为,也不能迟疑,接电即于9日黎明率全军回救。这样,宋庆便代替吴大澄成了田庄台守军的最高统帅。归其指挥的有:玉昆统率的、增至9营的毅字右军,总兵宋德胜毅字左军5营,总兵李永昌新毅军5营、总兵李永芳新毅军5营,总兵程允和新毅军4营,总兵刘风清新毅军6营——毅军倒是越打越多,一年下来,已增至一万余人。其实大多新募兵来不及历练,和其他新军相比也强不到哪去,和玉昆、德胜分统的左右老毅军不是一码子事。此外还有:记名提督张光前新庆军5营、总兵姜桂题铭字军11营、总兵刘世俊嵩武军8营、总兵梁永福风字军5营;约计69营,二万人,大炮40门。其中,玉昆三千人驻田庄台东北角曹家湾子一带为左翼,姜桂题四千人驻蔡家屯,策应玉昆军,其余各营分驻镇内各处。p日军则集中了辽南、辽东一带所有兵力,三个师团、二万人,分三路猛赴田庄台,决战在即。p这一天,至傍晚时,雾气已越来越浓,田庄台对岸开始有零星的枪声响起。玉昆营前,依稀的雾气里,突然走来神色严肃的宋庆和诸将,玉昆闻讯迎出。p嵩武军总兵刘世俊紧跟在宋庆后面,连声说:“宋大人,别犹豫了,倭人炮猛兵多,快撤吧,现在撤还来得及,再晚些,等包围圈形成了,想撤都撤不出去了。”p宋庆站住脚,目光投向茫茫无际的苇海,没有言语。p玉昆正好迎到近前,闻言瞪了世俊一眼,道:“不能撤,拚得一个死,十人杀他一个,也值了!田庄台再丢,就剩下山海关了!”世俊狠狠地将脚下的一块冻土碴踢出好远,冷冷地反驳说:“诸位别忘了,上边的意思明摆着是不想打了,也许这会儿,新派出的使臣已经在去日本的途中了,我们却在这里拚死拚活,不是白白地去送死,值吗?”宋德胜道:“你这是忤逆的话,玉昆言之有理,倭人一旦攻取田庄台,那辽南全线就全完了,田庄台既失,山海关更是无险可凭,倭兵便可长驱西进而入直隶,那后果可真不堪设想啊!”世俊道:“打又怎样?难道你还指望能打出什么名堂?啧!”玉昆愤然道:“刘总兵是想临阵避走,将田庄台拱手资敌吗?”p“马总兵又何必把话讲得这么难听,不走,难道还眼睁睁地等死不成!”p玉昆气得星眼圆睁,还想说什么,却只见一直沉默不语的宋庆猛地转过了身子,便住了口。宋庆铁青的脸有些骇人,他把目光一一扫过众将,然后才缓缓地开口道:“田庄台已被包围,倭人重兵压境,这么大的兵力实乃甲午开战八个月来所不曾有的……”p滚滚的浓雾弥漫四野,远处的枪炮声骤然响了许多。p宋庆把背后的辫子拉到胸前,道:“老夫不勉强诸位,尔等有谁想走,现在就可以离开,”说罢,他已手起剑落,转眼间,雪白的辫子已被割下一大截,他转回身子背对着众将。p“我是不会离开田庄台的!”p众将看着宋庆的半截发辫,一时都愣住了。p“大人——”p玉昆恨恨地怒视了世俊一眼,“哼”了一声,大踏步地上前,坚决地站到了宋庆的身边。p世俊甩了一下手,气呼呼地走开了,众将的目光复杂地望着世俊的背影,却见已经走出十几步开外的世俊又忽地停住了脚步,猛地转过身子,也抽刀割断了自己的半截辫子,他捏着半截辫子边向回走边恶声恶气地骂着:“凭什么京城里大官小吏每天都花天酒地,却让我们在这里送死……死就死吧,脑袋掉了不过巴掌大个窟窿,能咋的!”说着,他已站到宋庆身边,把手中的辫子狠狠摔在了脚下。p一时间,宋德胜等众将皆凛然向宋庆望去。p此刻在东岸日军指挥所,山地元治的光头上正冒着热气,他满身烟尘,对着野津道贯咆哮着:“炮,从旅顺口缴获的新炮究竟在哪里?”野津道贯冷冷地说:“山地中将,你现在更应该想的是怎样把剩下的炮火利用起来。”p“我的炮已经打了几个月,伤的伤,残的残,早就是超负荷利用了。”p野津道贯眼睛里射出一股寒光道:“有炮要打,没炮更要打,山地君,赶快回到你的士兵中去吧。”p山地期盼的大炮,其实已接近赏军台攻击阵地,因雪地坎坷路滑,数百辆拉着炮车、辎重的马车正艰难行进。冻得坚硬如铁的雪路凸凹不平,车辙深深。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jun/1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