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奸保密 >

泄密案例

归档日期:11-26       文本归类:防奸保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打个比方 官渡之战 袁绍的谋士许攸投靠曹操 泄露了袁绍粮草囤积的地点,导致官渡之战袁绍的失败。

  我是说要其他的案例 问题中讲的官渡之战只是我举的例子 2楼写那么多真实辛苦了展开我来答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东汉末年,我国历史上爆发了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黄巾起义。黄巾起义最后被下去了,但是,东汉政权也在这次起义中走向瓦解。

  在农民起义的战争中,东汉各州郡的大官僚壮大了自己的武装力量,成为割据一方的军阀。为了扩张势力,军阀之间互相混战,官渡(今河南中牟东北)之战就是北方两个最强大的军阀袁绍和曹操之间的一次最大的战争。

  袁绍是汝南郡(今河南商水)人。袁家是东汉后期的大贵族,从袁绍的高祖父袁安以下,一连四代有五个人做过三公,社会地位很高。三公有权任用自己的属官,和推荐别人做官。通过这种关系,袁家拉拢了一批官僚,政治势力很大。在讨伐大军阀董卓的战争中,袁绍乘机取得人口众多、粮食丰足的冀州(今河北中部、南部,山东南端,河南北端一带),尔后又打败了黄河以北另一个大军阀公孙瓒,军队增加到数十万,实力更加强大了。

  曹操出身于宦官家庭,社会地位比不上“四世三公”家族出身的袁绍,但是,他在参与黄巾军的活动中,取得汝南、颖川两郡。他亲自带兵到洛阳,从战乱中把汉献帝迎接到颍川郡的许县(今河南许昌东),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从此,曹操在政治上便处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有利地位,利用傀儡皇帝的名义向各地军阀发号施令。

  曹操在许县建都以后,袁绍曾经借口许县卑湿,要曹操把皇帝迁移到鄄城(今山东濮县东),以便于自己就近控制,曹操自然不肯答应。袁绍见采用政治手段达不到目的,凭仗自己的军事优势,决定出动大军南下,进攻曹操。

  “我们为讨伐公孙瓒,用兵好几年,百姓已很疲乏穷困,仓库中也没有多少积蓄,不能再动兵打仗了。最好的办法,是一方面大力发展农业生产,让百姓休养生息,另一方面派人去向汉献帝报告我们讨伐公孙瓒的胜利;如果曹操从中阻拦,那就向天下宣布,说曹操阻隔我们尊奉皇帝,使曹操孤立。然后我们就出兵进驻黎阳,在河南一带扩军备战,待实力强了,再不断派兵骚扰曹操的地盘,使他不得安宁。这样,我们以逸待劳,稳可打败曹操。”

  部将郭图听了,不以为然地说:“以袁公的神武,率领黄河以北的强大人马去攻打曹操,这就犹如把手掌翻一下那么容易,何必要如此慎重呢?”

  沮授回答说:“凡铲除强暴,救人于难的军队是合乎道义的。曹操尊奉天子来命令天下,我们着出兵伐他,就等于讨伐天子了。这与义理相违背。

  再说,决定战争的胜负,在于有无万全的计策,而下在于暂时的强弱。曹操在国内政令畅通无阻,士兵又很精良,决不会像公孙瓒那样固守一方,坐等我们进攻。如今放弃万全稳重的计策而去兴无名之师,我实在为袁公担心啊!”袁绍另一部将审配听了,说:“从前周武王伐纣王,也是以臣伐天子,不叫不义;更何况我们举兵攻击的是曹操,为什么说是师出无名呢?今天袁公如此强大,如不及时平定天下,完成统一大业,丧失天赐良机,将来反而会遭受祸害。我以为,监军的计策,是在于稳重,却没有根据情况随机应变。”

  会后,郭图借这件事,在背后向袁绍中伤沮授,说:“沮投总管内外大事,在三军中威望很高,这样下去,恐伯你袁公设法控制他了。”袁绍听了郭图的话,把沮授所统率的三军,分属于三个都督,命令沮授、郭图、淳于琼各掌一军,这样就削弱了沮授的兵权。

  公元200 年2 月,袁绍亲率十余万冀州精兵,进抵黎阳(位于黄河之北,今河南浚县东北),以此作为前沿指挥部的驻地。为了使大军能顺利地渡过黄河,他派了自己最信赖的大将颜良失渡过河去,拿下和黎阳隔河对峙的白马(今河南省滑县东)。白马守将刘延,一见袁绍的大军过河,就连忙把城门关上,派快马去向曹操报信。

  曹操接到从白马传来的告急战报,来不及开会商议,就带上张辽、关羽等大将,统兵北上迎敌。关羽是刘备的将领,怎么为曹操效力呢?原来,关羽被围土山,刘备不知存亡,为了保护刘备夫人,他放弃突围,而成了曹操的降将。曹操爱惜关羽的武艺,为了收买关羽,曹操连缴获来的吕布的赤兔马都给了关羽。关羽说:“我与皇叔(指东汉皇族后代刘备)有誓在先,共扶汉室。只要我立了战功,报答了曹公对我的恩德,知道了皇叔的去向,我还是要回到他身边去的。”关羽后来是怎样回到了刘备身边的,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但说曹操人马有限,去与袁绍死打硬拼,岂不是以卵击石?正因为这样,随军谋土向曹操献了个声东击西的计策:曹操亲率大军西进到延津(今河南省延津北),诱袁军主力西移,然后大军向东,突袭白马,消灭颜良。曹操依计而行,自己领兵向延津进发,好像要从那里渡河北上。袁军果然上当,主力沿黄河北岸西移,使围攻白马的颜良,孤悬于黄河之南。

  白马城高墙厚,颜良攻不下,就将城团团围住,想困死城内的军民。这天阳光灿烂,他躲在大将用的“华盖”伞下,悠悠忽忽地看着兵书。士兵们也三三两两地坐在地上晒着太阳,一个个显出悠闲懒散的样子。等到哨兵报告说西边上来一支队伍,离这里只有十几里了,大伙儿正疑惑不解时,忽然像神乒天降似地冲来一匹火红的快马,马上的将军手挥青龙偃月刀,直向颜良劈来。颜良还想按规矩问来将是谁,只见刀光一闪,鲜血一喷,已是身首各异。那来将割下颜良的头,冲开惊惶失措的袁军,回到曹军阵内去了。这位斩颜良的大将,就是关羽。张辽见关羽得手,便率军冲入敌阵,刘延也从城里杀出。袁军失了主将,又遭到两面夹攻,一溃而不可收拾,只有少数人逃回到黄河以北。战斗结束后,曹操率军沿河向官渡(今河南中牟县东北)

  袁绍听说颜良被杀,曹军已向官渡退去,决定亲自率领大军渡河南进,恨不得一口就把曹操吞掉。谋士沮授劝阻说:“现在需要冷静地估计一下战争发展的趋势。目前大军还是屯在河北岸,可以派一支军队攻打河南边的官渡。如果攻下官渡,脚跟站稳,大军再渡过河去也不迟;要是现在就贸然渡河,万一有了意外,说不定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了。”沮授的话,袁绍听了更加生气,他铁青着脸说:“快快传令渡河!快快传令渡河!”当袁军渡黄河时,沮授叹息说:“黄河黄河,你说我们还能北渡而还吗?”沮授一气之下,当即要求辞职还乡。袁绍却不放他走,说是要让他亲眼看看,自己是怎样战胜曹操的。

  袁绍渡过黄河,派文丑统兵追击曹操。文丑是和颜良齐乞的北方名将,二人又是好友,这回他快马追击,一是要立大功,二是要报颜良被杀之仇。

  在延津南面不远的地方,袁军先头部队眼看追上了曹军。这时,曹操下令停止后撤,在南山下扎好营阵,同时派人登上了望台观察袁军。开始,了望哨报告说: “大约有五六百袁军骑兵来了。”过了一会,又报告说:“敌骑越来越多,步兵多得数不过来。”曹操吩咐说:“不要再来报告了。”接着命令骑兵解鞍放马,稍作休息。这时,从白马撤出的辎重还在路上慢慢地行进。

  将领们担心敌军众多,恐难抵挡,便提出连人马带辎重一齐进入营垒。荀彧领会曹操的用意,对他们说:“丞相这样做,是为了引诱敌人上钩,到时候人马隐蔽一下,辎重就丢在路上算了。”曹操点了点头,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可是文丑率领的人马愈来愈近,喊杀声已清晰可闻,曹操的将领们,仍为眼前的危急情况捏着一把汗,便纷纷催请曹操下令,上马应战。曹操沉着地说:

  “还不到时候。”又过了片刻,袁军的骑兵蜂涌而至,看见曹军的军用物资丢得满地都是,一个个争先恐后地下马枪掠,一时队形大乱。这时,曹操才下令: “出击!”于是,五百多个骑兵跃马横刀,勇敢冲向袁军。文丑也和颜良一样,还没明白过来是哪儿杀来的天兵,脑袋就被一刀砍了下来。白马、延津两仗,袁军连续失利,损失了两员大将,不过在数量上还占着优势。曹操决定按原定计划继续撤退,等把袁军主力向南引诱到远离其后方的官渡,再找机会打败他。

  沮授看出曹军不败而退其中必有奥妙,就再次向袁绍指出:“我军人数虽多,但战斗力不及曹军。敌军兵力和粮食不足,这是最大弱点,我们应该用其弱点,不要急于求战,尽量消耗他的实力才好……”袁绍依然不听,继续率军前进。

  公元200 年8 月,袁军推进到官渡后,靠沙堆结屯,东西蜿蜒数十里,与曹操的营垒对峙。

  袁绍看着对方守住阵营,没法打过去,就吩咐士兵在曹操的军营外面堆起土山来,土山上再筑高台。将士们上了高台,向曹营射箭。曹兵慌忙拿盾牌或挡箭牌遮住身子,他们在军营里来往也只能在盾牌底下小心地弯着腰走。袁绍的将士们在高台上瞧着,一个个乐得哈哈大笑。

  为对付袁军高台射箭,曹操多次召集谋士们商议。几天后,随军的机械师终于制成了一种发石车:车上安着机关,扳动机关能把十几斤重的石头飞出去。因为石头打出去的声音很大,这种车也叫霹雳车,也就是后世所谓“炮车”。霹雳车真顶事,射出的石头块,居然把对面土山上的袁军士兵打得头破血流,再也不敢站在高台上,随心所欲地朝曹营射箭了。

  袁绍一见在土山高台上占不到便宜,就叫谋士再想别的办法。谋士们商量后,献计道:“明攻不如暗攻,挖地道,从地下攻过去!”袁绍听了,觉得挖地道是个好办法:人马可通过地道潜行到曹营,打他个措手不及。于是便命令士兵们轮流掘洞挖地道。

  可人那么多,曹营离得又近,袁军一举一动,早被曹军望见了。他们向曹操报告,说敌人在土山下挖坑道。曹操马上吩咐士兵在军营前挖一条又长又深又宽的壕沟,又掘通一条小河,灌满河水。只要袁军的坑道挖到壕沟处,水就会灌进地道,这就破坏了袁绍的计谋。就这样,双方仍然相持不下。

  两军长期对峙,袁绍虽然不能取胜,但曹操却已陷入窘境。中原一带,百姓困于征役和赋税,造反事件不断发生。汝南郡是袁绍的老家,袁家的门生故吏散布于郡内各县,他们大都拥有武器,这时乘机起兵反曹,从后方声援袁绍。袁绍还让原来做过豫州收(一州的长官)的刘备一再带兵到汝南,联合反曹势力,骚扰曹军后方。另外,袁绍多次派出小股军队破坏曹军的粮食供应线。这些都给曹操以很大的威胁。为此,曹操写了一封信给留守许都的荀攸,打算退回许都固守。荀攸回信说:

  现在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关键时刻,我方以少敌众,如果后撤,袁军必将乘胜追击,战局将不可收拾。袁绍表面看来强大,实际并不可怕。我方在兵力相差十分悬殊的情况下,将敌阻挡在那里达半年之久,说明敌人并无多大作为。目前我军供给虽有困难,但仍可维持温饱。只要我方运用正确的策略,寻找敌人弱点,出奇制胜,给以致命的打击,胜利一定会到来。

  荀攸这番分析说服了曹操,曹操决定在官渡和袁绍周旋到底。他派兵赶走刘备,了地方反抗势力,稳定了后方。两军相持,军粮能否源源供应,这是决定胜负的条件。曹操除采用武装运送军粮外,一直注意袁军的运粮动态。

  恰好这时,偏将军徐晃的部将史涣抓到了袁军的一个探子,解到徐晃营里,盘问下来,才知道袁绍派将军韩猛从冀州押运几千辆粮车到官渡北面几十里的故市(今河南延津境内),早晚就可以到了。徐晃忙把这消息告诉了曹操。荀彧说: “韩猛有勇无谋,瞧不起别人。要是带领几千骑兵在半路上袭击,他必定没有准备。粮食被烧毁,袁军必然慌乱起来。

  曹操听了,就派徐晃和史涣带着骑兵出发,跟着又派张辽和许褚两员大将前去接应。

  果然,韩猛于当晚押着几千辆粮车过来了。进入山谷时,徐晃和史涣突然杀出来。韩猛心慌意乱地对付着徐晃。史涣带领一部分骑兵从后面放火烧粮草,韩猛抵挡不住,仓惶逃了。

  袁军的将士望见北边起火,火速报告袁绍,袁绍正要打发人去探听详情,韩猛的败兵跑来报告了。袁绍一听粮食被毁,立刻派张郃和高览两将军俞去对敌。

  这两人领兵到了半路,正碰上徐晃和史涣烧了粮车往回走。这真是冤家狭路相逢,两军一接触,便打了起来。交锋没多久,背后张辽和许褚的兵马赶到,杀散袁兵,四个将军会在一起,急匆匆赶回官渡去了。

  这时,审配对袁绍说:“路上的粮车被毁,数量有限,乌巢(在延津近旁)可是藏粮之地,得派精兵守卫呀!”

  袁绍听了,漫不经心地回答说:“我早就准备了。你还是回邺城去,监督粮草的筹集,将粮草不断地向乌巢运送。”审配被打发去了。

  沮授又对袁绍说:“乌巢那儿要加强防卫!运粮道上也要派军队巡逻,提防曹军劫粮!”

  袁绍听了,摇摇头,不以为然,没回答他。他想:乌巢离大营只四十里路,那里已有淳于琼的一方人马守卫,怕什么?

  沮授见袁绍不答理他,便闷闷不乐地退了出去。他刚出门,另一个谋士南阳人许攸进来,他是来给袁绍献计的。

  原来,曹营里也缺粮食,曹操特地打发使看到许都去催。这个使者被袁军捉住,送到许攸那儿。许攸搜出曹操写给荀攸催粮的信,就赶来对袁绍说:

  “曹操屯兵官渡已经8 个月了,许都必然空虚。我们只要分一路人马趁着夜色去袭击,一定能拿下许都。曹操在官渡缺粮短草,我们两路夹攻,定能活捉曹操。” 说着,他把曹操屯粮的信递给了袁绍。

  袁绍看完信,说:“曹操诡计多端,你怎么知道这封信不是故意写给我们看的?这是诱敌之计,我可不上他的当!”他把信扔给了许攸。

  许攸万没想到他的计策会遭到袁绍一口回绝,便灰心丧气地站到一边,不再开口。刚巧审配从邺城派人送信来。袁绍拆开一看,信上写的先是报告运粮的事,接着全是控告许攸的话。大意说,审配查出许攸在冀州受了多少贿赂,他的子侄侵吞了多少公款,如此等等。审配已经把许攸一家和子侄等收进了监狱。袁绍看罢,不由大怒,指看许攸的鼻子斥责道:“你贪财受贿,又不能管教好子女,还有脸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呀?我本该将你斩首,看在你过去的份上,饶恕了你,以后可不许再多嘴多舌了!”许攸听了,真悔恨交加。他退出袁府,本想一死了之,可又于心不甘。再想想过去跟曹操也有交情,何必一定要赖在这里?他叹了口气,没再回家,就投奔曹操去了。

  许攸趁着夜色,一路小跑,奔到了曹营附近的一片小树林里。这里埋伏着一支曹操的士兵。士兵们将他捉住。许攸说:

  “我是丞相的老朋友。快去通报,说南阳许攸来拜访。”士兵们不敢怠慢,一面去通报,一面领着他到了大营。

  这时,曹操已脱了衣服,准备睡觉,一听说许攸来了,竟来不及穿靴,拖着鞋出来迎接了。他高兴得拍着手说:“哎呀,子远(许攸字),您肯来,我就好啦!”

  许攸说:“有人说许都空虚,教袁绍兵分两路出击:一路进攻官渡,一路袭击许都,叫你顾此失彼,难以应付。”

  许攸笑着说:“还有谁呐?只是袁绍不听这个人的话,还把他一家老小下了监狱,他被逼得只好改换门庭了。”

  曹操无限感激地说:“袁绍不听您的话,怎么能不失败呐!现在您来了,我可要依靠您了。”

  曹操慌忙地把他按住,说:“怎么啦?”许攸责备道:“我诚心诚意来投奔您,可您为什么不能信任我?”

  曹操忙解释:“请别见怪,这种事不好说。”又放低声音,凑近许攸的耳朵: “军营里只有这个月的粮了,您说怎么办呐?

  许攸正色道:“内无粮草,外无救兵,失败就在眼前。我有一计,定能让您转败为胜:袁绍有粮食一万多车,全部囤积在乌巢,派淳于琼守护。淳于琼是个酒鬼,防备松懈,您只要派几千骑兵,偷偷地摸进去,将粮食烧了,不出三天,袁军不战自败。

  张辽对曹操说:“屯积粮食的地方,袁绍怎么会不派重兵严加防守?丞相不可轻信,不要上许攸的当。”

  曹操说:“许攸现在我们营内,他如骗我上当,自己怎么逃脱得了?再说,我们的粮食已快吃完,倘不采纳许攸的计策,就是袁绍不打过来,我们也会饿死。现在别无选择,只有发兵袭击乌巢。”

  曹操笑着说:“关于此事,我已考虑好了。”他随即宣布行动计划:留下曾洪坚守大营,夏侯敦、夏侯渊带领一支人马埋伏在大营左边,曹仁、李典带领一支人马埋伏在大营右边,以备不虞,张辽、许褚在前,徐晃、于禁在后,自己在中间,率领五千精兵,趁着朦胧夜色,从小道去偷袭乌巢。当夜,曹军打着袁军的旗帜,每个士兵带着一捆干柴,每人嘴里都衔根筷子,马嘴用绳子缚着,静悄悄地出发了。走着走着,已进入有袁军驻扎的地方。

  袁军问他们:“哪儿来的?”他们回答得挺干脆:“袁公怕曹军来劫粮,派我们到乌巢去加强防守的。”袁军见打的是自家的旗帜,就让他们过去了。

  曹军一到乌巢,就立刻散开,在袁军粮囤周围点燃干柴,大火顿时燃烧起来。袁军从梦中惊醒,望着熊熊烈火,一个个张皇失措,乱作一团。拂晓,淳于琼酒醒,见曹军兵少,又匆忙指挥军队出营迎战,阵势尚未摆好,曹操就命令军队奋起反击。淳于琼的兵士抵挡不住,只好退回营中固守。

  袁绍得到乌巢粮囤被烧的报告,大惊失色。他出营一看,只见东北角上火光冲天,知道乌巢的粮草被烧,于是立刻召集文武官员们商议发兵去救。

  谋士郭图说:“曹军劫粮,必然由曹操亲自率领,这下曹营空虚,我们可以派一部分兵马去救乌巢,用大部队去袭击曹操的大营。曹操知道大营挨打,就会赶回官渡。这样,我们不但救了乌巢,而且夺取了曹营。这就是孙膑‘围魏救赵’的打法呀!”

  张郃不同意这个主张。他说:“不能这样。曹操劫粮,一定带足兵马,大营也会有防备。淳于琼要是打了败仗,乌巢一失,我们什么都完了。我们只有全力救援乌巢才是上策。”

  郭图一听,发火了,责问张郃:“你说曹操对防守大营有了准备,他既要打乌巢又要守大营,他能有多少军队?”

  大敌当前,袁绍不再让他们多争,便催张郃快去攻打曹营,另外派蒋奇去救乌巢。

  有人劝曹操赶快分出一部分部队前去打援。曹操考虑到,兵力一分散,力量将大为削弱,敌营攻不下,又打不败援军,必然两头落空,于是决心全力进攻乌巢。他下令说:“攻打敌营,不要管什么援军不援军,敌人不到背后,就不要向我报告!” 于是,曹军全力冲杀,终于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攻破了敌营,烧毁了敌人全部存粮。

  蒋奇等带领一队人马向乌巢奔来,途中碰到淳于琼的残兵败将。蒋奇骂他们没用,叫他们站在两旁让自己的人马过去。没想到从淳于琼的队伍中站出张辽、许褚来,他们大喝一声:“蒋奇看刀!”蒋奇猝不及防,被张辽一刀砍下马来。原来曹操消灭了淳于琼的军队,把他们的旗帜和衣服都拿来,叫张辽和许褚的士兵扮成淳于琼的残兵败将去截住袁绍的援军。蒋奇中了计,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

  张郃、高览进攻曹营,只对付中路,没想到左边夏侯敦、夏侯渊,右边曹仁、李典,中路曹洪,一齐杀出来。袁军抵挡不住三路攻击,大败而逃。

  他们还没有逃回大营,乌巢一些被割了鼻子的士兵倒先到了。这些士兵是曹操故意放了回来羞辱袁绍的。他们说话咿咿哇哇,把袁绍的鼻子都气歪了。袁绍问他们怎么丢了乌巢,他们回答说:“淳将军只顾喝酒,对敌人的袭击毫无防备。”袁绍气不打一处来,当即下令部下将淳于琼拉出门外斩了。

  郭图站在一旁吓得发抖,忙将自己的过错推给别人。他凑在袁绍的耳边说: “张郃和高览见将军兵败将亡,心甚欣喜。”袁绍问:“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

  郭图回答说:“他们二人素有降曹之心,攻打曹营有意不用心,以致吃了败仗。”

  此时,高览、张郃打了败仗,正怨袁绍指挥失当,现在见袁绍反派人来召他们去受审,他俩一狠心,杀了袁绍派来的人,带着自己亲信兵马投降了曹操。曹操当即封张郃为偏将军都亭侯,高览为偏将军东等侯。

  袁绍失了一个谋士(许攸),跑了两个将军(张郃,高览),乌巢的粮食又全烧了,白天提心吊胆,晚上更是坐立不安。果然,这天到了三更时分,曹军攻了过来,打头阵的还是自己人张郃和高览的士兵。他们本来是一家,有的还是朋友呐。张郃、高览的士兵一招呼,还真有一部分人跑过去了。袁军乱打一气,死的死,伤的伤,投降的投降,到了天亮,各自收兵,袁绍这边的人马去了一半。

  袁绍正在大营惊惶失措的时候,将士们进来报告:“外面沸沸扬扬地传说曹操分兵两路:一路取酸枣,进攻邺郡;一路取黎阳,截断我们的归路。”

  袁绍一听到这个消息,马上派三万人马去救邺郡,再派三万人马去救黎阳,连夜起行。其实,曹操哪来这么多兵马分两路进攻?他是采用了许攸的计策,叫人到处去散播这消息,使袁绍中了计。

  袁绍六万人马分两路退去。曹操探听到袁绍果然调动兵马,就指挥全军,冲杀过去。袁军不敢对阵,四散逃走。袁绍和他儿子袁谭来不及戴头盔,穿铠甲,就穿着便服,戴着头巾,上了马带着八百多骑兵,匆匆地渡过河去。

  曹操大获全胜,前后杀伤和俘获袁军七八万人。袁绍抛弃的辎重,珍宝,绸缎以及图书档案等全归曹军所有。沮授来不及渡过,被曹军拿住,送到大营里。他大声嚷嚷地说:“我不是投降的。既然被俘,就处死我吧!”曹操过去跟他也有交情,好言相劝说:“袁绍无谋,不用您的计策,以致失败。

  现在天下未定,我正需要您共同商议大事,请不要固执了。”曹操免了他的罪,将他留在营里。可是沮授偷了马匹,准备逃回袁绍那边去,曹操这才将他杀了。

  官渡之战,袁绍的主力部队基本上被消灭,曹操的兵力大大增强,为他统一北方,奠定了基础

  今年 ,中国和外国铁矿石价格谈判 ,由于中方有人将底价泄露 ,导致了谈判价格的进一步抬高 , 中国钢铁企业因此承担了更多的市场压力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jianbaomi/9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