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奸保密 >

南召风水先生做“皇帝梦” 山沟里割据建万顺天国自立为“皇”

归档日期:08-23       文本归类:防奸保密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地处中原河南省的古都洛阳,其西南的洛宁、嵩县、栾川等县,崇山峻岭,地形复杂,交通闭塞。1992年4月人口普查时发现,就在这一带,居然出现了一个自称唐朝后裔的农民,自建安民党,组建了一支8人的军队,妄图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复辟唐朝帝制,成立政教合一的君主国。定都西安。他们有皇帝、有丞相、有垂帘听政的太后,还有皇宫。

  38岁的李成福,河南省南召县白土岗乡人,农民出身。因父母离异,从小由一个叔伯爷抚养。高中毕业后回乡种田。可他对农村生产,靠辛辛苦苦的劳动发家致富没有兴趣。一头钻进《易经》八卦,学起了看风水的玩意。不务正业的李成福直到34岁,才经人撮合,与一位带孩子的寡妇订婚。就在择日过门前夕,那寡妇得知李成福的弟弟可能顶替父亲吃“皇粮”时竟突然变卦,口口声声要改嫁其弟。李成福“大度”成全,卷起铺盖就走。

  1987年,他来到毗邻的嵩县车村乡一带,以开矿、挖山药、扒坡地为生。空余时,凭着一块罗盘和几本《奇门遁》、《推背图》、《钻地眼》等,兼充风水先生。对社会上一些不良倾向的错误认识,“怀才不遇”以及婚姻不遂意等,导致了他对现实的不满。李成福认定,要改变自己的苦力窘况,唯一的办法是掌握大权做“人上人”。

  范松林感激涕零,当即热忱邀请李成福到他家定居三年。这是当地的习俗,意在保证风水吉利。就这样,李成福搬进了罗子坪范家。李成福将老曼场看作是他的“发祥地”。赶紧跑回南召老家,在母亲坟上扒把土,又央求父亲剪些头发指甲,回到老曼场,精心选了块“龙地”埋下,然后发出口风:“这坟地我占了,能出朝廷。”

  李成福的这块坟地,恰在村民王庆吉的责任田界内。为了取得王的同意,李成福先是按照豫西山区江湖结义的遗风,假惺惺地与他结为拜把子兄弟,然后自吹自擂:“庆吉,这个朝代快完了,下个朝代就要诞生,凭我多年的经验和地理天相来看,这老曼场可是藏兵聚将、藏龙卧虎的好地方。当年在井冈山建立根据地,下个朝代就要在老曼场建立根据地。我经常推演《奇门遁》,看《推背图》,下个朝代是姓李的执掌江山,我就是朝代。”

  李成福伸出四个指头,“要坐下个朝代,得有四个条件:一是南方先生北方来;二是身带七星宝剑;三是无声母点穴;四是自立自占。我李成福生在南召,来到北面的老曼场,应了第一句。我父亲排行老七,是剑峰金命,自是身带七星宝剑。无声母就是老天爷的父母,我母亲姓吴,同老天爷的父母—个姓。我自己发现朝廷的诞生地,当属自立自占。四个条件我全备了,这是天意……”

  三分玄语,七分鬼话,王庆吉上钩了。随后,李成福替王庆吉看了一块能出“王侯”的宝地,拍拍王的肩膀:“你跟我干,保我坐朝廷,我将来封你为左肩王。”王庆吉傻笑着入伙了。

  会上,李成福布置了当前任务:发展成员,积聚力量,等待时机,暴动夺取。他规定发展对象必须对社会不满、拥护“万顺天国”,愿保李成福坐朝廷的人。会看风水的,优先考虑,因为这种人便于做通讯联络工作。成员之间的联络暗号是“耕牛八百元”。最后,李成福沉下脸来,恶狠狠地说:“咱们的天国,只能进,不能出,谁泄密,灭九族。”

  李成福与万玉忠并不相识,他是以探望干女儿为名,踏进万家门槛的。主客寒喧不到10分钟,李成福就双眼直盯万玉忠,故作惊讶之状道:“天干地支八卦我样样精通。你五官有劲,以后能升到县团级。你眼下阳宅还可以,但你阴宅不用看,我知道不中。随后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地方,保你升到三军大元帅,当代见效。你姓万,将来能带领千军万马,玉字离不开王……”

  “我知道你不信。”李成福料到似地笑笑,摊开巴掌,伸过去,“你瞧,我一只手的纹是令字旗,另一只手纹是乌纱帽,这是天子相。再说,根据《推背图》上比唐的典故:‘江中鲤鱼三六子,子子孙孙二九人’,三六,二九都是李字。唐朝皇帝姓李,我也姓李,下个朝代就轮到我了。还有,现在是江某人掌权,我鲤(李)鱼入江,没人能抓得住。据推背图演算,九五年天下大乱,九九年九九归一,我就能当皇帝。你生肖属牛,得有人牵着你的牛鼻子,你才会有出息。你保我坐朝廷,我封你做领兵大元帅……”

  李成福唯恐万玉忠态度动摇,慷慨地认万玉忠的长子做干儿子,又将姘妇周某的二女儿过继给万玉忠,说是双份亲家,将来“有福共享”。这一招果然灵验,民兵着长、员万玉忠不但自愿加入了反革命集团“万顺天国”,而且在李成福的笔记本上留言四句,以示忠心:“我与富贵处今春,相互情谊沧海深。四海为家干事业,万里征途永鹏程。”

  至于那个曾任车村乡龙王村党支部书记、大队长、公安员的郭建功,笃信风水,李成福“软招”迭发,一为拆字看坟——郭(国)建功,就是为天国建功立业;二为结拜兄弟:红椿寺石碑前,两人烧香、焚帖、磕头、发誓:“神灵在上,若有三心两意,天塌雷击。”三为封官许愿:官拜“右丞相”之职。结果,郭建功这位56岁的老党员“三下五除二”地踏上了贼船。

  于是,政保股老股长任景堂与侦察员郭灵宝,身穿便衣,携带有关材料,以宣传计划生育为掩护,两次深入山区。他俩利用挨家挨户了解情况和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机会,采用各种手段,终于证实“老曼场出朝廷”的传言事出有因。自称“朝廷”的风水先生李成福,就落脚在髙峰村罗子坪居民组范松林家,已经住了两年,平时与村民谭振军等接触频繁,行动诡秘,其称国号为“万顺天国”。两位侦察员见过李成福:三十七八年纪,身高1米75,大脸大鼻大胡子。但遵照上级指示,没有与其正面接触。

  一天,有个三十出头的壮实农民,自称谭振军,前来与“708”搭讪,谈及坟地吉凶。“708”不动声色,顺势打开话匣:上至天命星宿,下至地理风水,兼论面相手相,简直口若悬河。谭振军啧啧称奇,相见恨晚。不久,谭振军把“708”拉到僻静处,压低嗓音,神秘兮兮地说:“朱先生,俺看你是个人才,将来可以做番大事业。俺介绍你认识一个能人,叫李成福,他约你下午—起去山坡田刨地。”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眨眨眼。

  坡田里,“708”一边刨地,一边沉着地应付李成福的盘诘。从祖籍出身到汝阳建筑,从学艺经历到风水要诀,“708”全都对答如流,一无破绽。

  就这样,经过谭振军的“推荐”,李成福的“审查”,“708”顺利地打进了“万顺天国”。此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他巧妙地周旋于天国成员之间,“积极”参与李成福的称帝活动。尽管山上生活十分艰苦,常常只能喝些玉米粥,啃啃土豆充饥,但“708依归坚持潜伏,按时接头,将有关情报不断秘密传下山来,而“万顺天国”的真相,也终于一点一点揭开了。

  出于日后进行暴动的需要,李成福妄图以老曼场为根据地,割据自立。遂于1992年2月19日下达一道“手令”,要求集团成员携带钱粮上山,在老曼场红椿寺遗址石碑前秘密集中,进行“会师”和“察看地形”。李成福露骨地说:“盖了庙,一方面可以利用佛教烧香敬神的半合法形式,招来群众,扩大影响,物色人员,一方面又可以做开会活动的根据地和将来暴动的指挥部。庙建成后,咱们来个‘山寨聚义’,具体部署下一步行动。”

  李成福满脸肃然拿出一瓶白酒,煞有介事地先在地上洒了几滴,算是孝敬佛爷与苍天。然后,其部下恭恭敬敬地接过酒瓶,轮流喝了一口,算是“歃血为盟”。随后一齐登上山巅,指手划脚,得意忘形地大夸“山”场面大,容纳几团人也不在乎。当过兵的万玉忠更是活跃:“这地形不铕,能藏兵聚将、成大气候。不出朝廷也出山大王,大家不要三心两意了,定要保李成福坐朝廷。”于是察看地形又变成了效忠‘朝廷”的“誓师会”。

  这几顶空乌纱帽,将十几个看上去有点呆头呆脑的山民,诱惑得是一个劲地咧嘴傻笑。他们仿佛已经如电视剧里看到的王朝将相那样,金堂玉马,奴仆成群……简陋的土庙里,这群堪称出土“唐俑”的“遗民”沆瀣一气,痴痴梦想封建复辟。

  李成福趁机煽动道:“九五年是闰八月,洛阳自古就有‘闰七不闰八,闰八动刀杀’的说法,到那时,咱们就组织人马在老曼场暴动,一路杀下山……”利用封建迷信进行反革分活动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狂妄嚣张的李成福正说得忘平所以,忽报有人上山,好像是外头人。李成福慌忙‘扑”地吹灭油灯,宣布散会。漆黑中,“王侯将相”个个低头屏息,鬼影似地悄悄溜出寺庙。

  隔了一天,李成福再次秘密召集成员,宣布下一步计划:“我本是应范松林看风水来这儿住三年的,现在期满了,庙也修好了,作为一个根据地可以告一段落了。我准备过几天就离开老曼场,出去开辟新的根据地。我走之后,这里由谭振军负责。有事要找我,可通过周梅香联系。打江山离不开周恩来,我行动也离不开姓周的(指姘妇周某)。今后周与我一起,同来同去。我们的事业一定要干下去。只能进,不能退……”

  警方获悉李成福决定即将离开老曼场,到外地开辟新根据地的消息后,专案组决定,在主犯李成福即将外窜之前,及时收网,彻底摧毁其反革命集团。

  4月8日,嵩县公安局办公室,一片紧张的战斗气氛。一块大黑板上,挂着车村乡老曼场地形示意图。经过长达8个月的缜密调查,尤其是“708”的秘密侦察,李成福“万顺天国”内幕已了如指掌.其反革命活动证据确凿,危害严重。专案组决定,在主犯李成福即将外窜之前,及时收网,彻底摧毁这一反革命集团。当夜行动,兵分两路:一路专抓李成福,一路分组抓其党徒。

  晚8时许,洛阳市公安局吕立志副局长等专案组领导,率几十名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土,分乘5辆警车向130公里外的车村乡疾驰而去。

  车抵高峰村后,李德泉、周新生两副局长迅速率队上山。20多里山路,全是崎岖的羊肠小道。为避免惊动“目标”,他们不打手电,摸黑攀登。险峻陡峭处,不得不手脚并用。时时有人磕碰跌摔,但谁也不吭一声。按季节说,山下已是春天,可山顶上却积雪未化,依然寒气逼人。

  凌晨一时多,老曼场近山顶的三间土屋响起了“笃笃”的敲门声。“谁呀?”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来啦。”门刚打开一条缝,两位武警战士冲门而入,“不许动!”一声威严的命令,两支微型冲锋枪顶住了李成福的胸膛。霎时间灯光大亮,脸色苍白、浑身哆嗦的天国“皇帝”束手就擒,那位“国母娘娘”也一起落网。

  公安干警当场搜出了李亲笔书写的反革命纲领等罪证。“万顺天国”的其他成员,从“并肩王”到“提督”,同时一网打尽。

  全案审结之后,分管局长李德晨感慨地说:“李成福等一小撮人,妄图颠覆强大的人民民主专政,当然是捏鼻子做梦。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封建复辟叫嚣,简直令人笑掉大牙。不过,从另一角度看,这一反革命集团涉及两县六乡,16名成员中还有四名员,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和警觉。我们嵩县全境3000平方公里,大都是交通闭塞的山区,历史上曾是土匪活动猖撅的地方。经济上又一直比较落后,在洛阳市的九个郊县中名列倒数第一。近几年来,山村封建迷信思想有所抬头,宗教势力呈蔓延之势,一些别有用心的坏分子乖机挑拨党群关系,从事非法活动。文化程度较低而消息闭塞的山区农民很容易受份上当。有的甚至走上了反革命道路。看来,加强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加强农村政治思想工作,应当作为一项综合工程,受到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jianbaomi/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