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化侦察组 >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一一老连长王洪林忆马兰防化连前史

归档日期:06-16       文本归类:防化侦察组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空九军马兰村场站防化连,李明仓政委(马兰场站副政委,1981年负责对马兰场站防化连调往乌指的移交工作)已对1967年后的情况有详细介绍。对1967年以前的情况,我做一些补充。

  1956年,丹东空军后勤二分部在其驻地四道沟成立防化班,编在警卫排,由二分部司令部防化主任直接领导。这个班编制17人,有防化侦察组,地面消毒组,兵器装备洗消组,摩托司机,卫生员等。每天上班时,到保密室领文件、教材进行学习,下班时交回保密室,一直到年底。56年下半年还做了防原子、防化学、防细菌武器的挂图、模型等展品,到下属机场于洪屯、浪头、大东沟、沈阳东塔、辽阳、鞍山以及沈阳空军司令部进行宣传。当年这个班被评为优秀班参加空二军先进单位表彰会。当时防化主任是王忠臣、班长王洪林,战友有杨国干、陈湘玉、杨汉生、邹景全、丁世亨、肖汉雄、李义中、翁文秀、張敬彬、张金万、李书庚、李开泽等。

  当年10月,把上述各机场防化班集中到大东沟机场,进行集训三个月。鞍山机场朱绪昌,于洪屯机场赵伟,浪头机场杨俊才参谋等当教官。沈阳空军防化处(后改防化科)参谋张广成、张昌治也参与教学。

  1957年,在宽甸机场成立防化连。连长杨尉民(原高炮连长),曾过江抗美援朝,防化兵学院毕业。他后来(1960年)转业到吉林下面林业局。指导员许教先,参加过济南及徐州战役。这个领导班子都是打过仗的老同志,为人正直能吃苦,敢打敢冲,以身作则,执行命令坚决,雷厉风行,这为防化连的建设打下了很好基础。之后又在普兰店组建了另一个防化连。

  防化连组建后,1957年在宽甸机场进行了八个月军训。八、九月份,调回空后二分部丹东四道沟驻地进行反教育,整训四个月左右。当时连队17O多人,一个叫蔡新正的河南战士做为右复员处理。1958年年代,连队还搞过小土炉炼铁,搞深翻土地(一米半深),都没有成功。这年上半年,空二军搞文艺汇演,在四道沟军部大礼堂。我们连参演三个节目:一是全连大合唱,二是乐器合奏,三是姜振邦的诗朗颂。大合唱“我是一个兵(四部轮唱)得了二等奖,之后全连又乘火车到沈阳空军参加汇演,得了三等奖。1958年底,全连调到沈阳,业务由沈空防化科管,行政属沈空管理处,政教归沈空政治处。政治处主任当時是韩天良,口才很好,后调37师任政委。连队驻地在东塔机场。

  1960年,连队搬到沈河区万柳塘路原机务学校住地(该校后已被拆迁)。这时普兰店那个连也调沈空,叫二连,连长姓陈。

  连队除正常军训外,还担负支农,帮人民公社搞生产。每年到黑龙江克山沈空农场劳动一个多月。收割都在十月份,住帐篷,很幸苦。割豆子每人一垄,有两千米,动作慢的一上午都到不了头。但也能磨炼人,晚上腰痛得直不起来,第二天照样上工。拣土豆也一样累。返回沈阳后,克山农场发的运粮专列到东塔机场,每包粮150到200斤,每个人都要扛包,从火车扛到汽车上。现在都不敢想当時那有那样大的劲!作为沈空直属机动力量的防化连,支农、支工等各方面都走在前面。如参加修沈阳铁路局鸵峰调车場,12月份天寒地冻,要取土垫高八米路基,铁锹刨下去如同打到石头上,前面刨下一点,后面又冻成冰。上工到住地有十里左右,全是走路,开始两天还行,后面一个来月,下工返回累的脚都抬不起来。各排每天还比进度,硬是靠拼劲挺过去。由于干部战士都一样干,虽然苦点都没怨言,还是拼命干。

  1963年,沈空修大楼(其实是司、政、后大院),主楼二十多层,东西配楼各八层,还有大礼堂、卫生所、服务社、家属楼等。在施工紧张时,我们防化一、二两个连,大家每天都推着独轮车,扛着铁锨到工地当小工,或者乘车拉沙石。前后苦干了四个多月。但也有回报,1965年,安排我们防化连住到东配楼。

  连队人员变动大。1961年蒋介石要,连队调于长绿等十多名骨干支援福建空军。1962年,(我当时所在的)一连改为教导连,为沈空各机场警卫连、场务连培养兼职防化骨干,培训对象为班长,每期三个月。这个时期连队干部都有调整,教导连连长王育民,副连长欧阳加树,指导员刘忠臣,一排长姜振邦,二排长舒长珍,三排长王洪林,四排长黄友亲,教员张希安、翟希寅。多余人员,一部调到原二连,一部充实到机场连队。1963年,我调到防化连(即沈空防化二连)任副连长,和竺连长搭班子。过不久,孙指导员转业,沈空直政治处刘振玉干事到连队任指导员。1964年下半年竺连长抽去搞四请再没回连队,竺连长雷厉风行严格要求,每年都到农村野外训练两、三个月,对连队建设很有促进。从64年到67年,连队(即沈空防化二连,后奉调到马兰)连续三年被评为四好连队,参加了沈阳空军先进单位表彰会,荣立集体三等功。1964年第一次核试验,连队派王怀道等参加空中取样,负责东北到北京空中取样。1966年,我和任相云等参加了空军组织的防护大队,对爆区进行幅射侦察。大队长为兰空防化科尚科長,副大队长为武空王科长,空军罗参谋、姚参谋、沈空耿天书等参与领导。

  1967年上半年,我连奉命调往空九军马兰场站。当时连队正在沈阳空军八航校进行军管,即时返回整编。部份人员经政审后调出,又从教导连(即原沈空防化一连丿补允一部份,包括张干青、张希安、姜振邦、蔣医生等,这时连队领导班子为,连长王洪林,付连长陳玉太。原指导员刘振玉回沈空直政处,张干青任指导员,一排长王怀道,二排长李财,三排长刘元彩,司务長董洪珊,还有蒋医生。连队调马兰途经西安时,在西安兰空招待所停留一周,二次政审又少量调进调出一部分人。(据从防化连提干后曾任马兰场站副政委的任玉璞回忆,进驻马兰场站时,防化连的建制是:连长王洪[鸿]林,指导员张干青,副连长陈玉太[泰],副指导员刘元彩,司务长董洪珊,防化技师姜振邦、张西[希]安,医师蒋华德。全连三个排,一排侦察排,排长李才[财];二排洗消排,排长王怀道;三排服消排,排长朱永夫。班长有王兆来、任玉璞、何士刚、张德歧、刘东平、郁生喜、余泽昌等。炊事班长万瑞光。)

  从东北沈阳到新疆马兰,从住大城市高楼到住戈壁滩地窝子,军心稳定,毫无怨言,都以能参加核试验而感到荣幸。

  1967年,全连在马兰机场对参试取样飞机进行消除放射性沾染作业。年底袁学凱副司令组织兰空参试人员进行总结,王洪林、姜振邦代表连队在临潼空疗所进行洗消方面总结。

  1968年王洪林、李财等帶仪器和有关装备到甘肃临洮、丁新两个机场对取样飞机进行消除放射性沾染作业。

  1973年王洪林、姜振邦代表空军参加总参组织的核试验总结和有关教材编写工作,在北戴河总参三所住了半年。

  防化兵是个新兵种,是打仗所需为打仗而生。笫一次世界大战,使用低级毒剂一一光气,就使对方死亡10多万人。现在的毒剂沙林,吸一口气就可使人死亡。1950年,美国在朝鲜和中国边境曾使用过毒气弹和细菌武器;之前在1946年8月6号和9号,美国对日本广島和长崎投掷了两颗,第一颗叫胖孩的投到广岛,伤亡30多万,整个城市化为灰烬。朝战期间,美国总统杜鲁门叫嚣要对中国使用,因此我国在50年代组建防化兵,在总参成立了防化兵部,大军区成立防化团、防化研究所,军区空军成立防化连,后来有的军也成立了防化连。

  空九军马兰村场站防化连是个很不错的连队,有朝气,有战斗力,有很好的优良传统。它的过去,像电影一样,常在我脑海显现,久久难忘!

  我于1971年12月底奉命调空十一軍,离开马兰防化连。说起来这要感谢刘站長和姚军长,刘站长讲,场站想留用你,姚军长点名要你,留不住。我爱人张素娟是机营股在编工人,军管理处讲,我们没这个编制,不接受。后姚军长说是我同意的,这才接受。1979年,我又调到西航站,81年到空军学院学习。83年大裁军转业到陕西省政府办公厅。这要感谢当时陕西省省长李庆伟,是他同意才安排到省政府接待处。85年初任处长,90年调西安人民大厦集团任副总经理,副董事长,一直到退休。

  一晃,离开马兰场站40多年了。但这段历史,这段情感,却永远忘不了。地窝子战友情,红山开荒,机场西头开荒,乌什塔拉后面,气象台前面开荒种菜,……甚至李明仓政委拿着本子到连队走路的情景都历历在目,还有老陰天刘站长背着手到连队等,真是太生动太亲切,实实忘不了,永远忘不了!我爱你,可爱的马兰场站,马兰防化连,马兰战友!到现在许多战友还记忆犹新一一刘德,丁志贤,曹建春、李志升,李幼萍,李井林,刘元彩,鲁保林,王怀道,李财,任玉璞,王兆来……

  这是王兆来(65年入伍的,河北丰润人)排长与他的战友们在当年住的地窝子前留影

  附:马兰场站副政委李明仓在马兰防化连奉调到乌鲁木齐进行移交时的讲话主要内容,以及柏玉家、陈书昌等同志(柏、陈二位皆是1969年入伍分在马兰场站防化连的江苏涟水人)回忆一一

  马兰防化连从1967年进驻马兰场站到1981年整编移驻乌鲁木齐附近的妖魔山,前后14年。参加了17次核试验,与机务人员一起,洗消取样飞机50架,取得侦察、洗消数据4000多个,保障了3200余人次的放射性剂量监督和洗消防护。除了参与核试验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事业外,还担负了场站初创时期大量的土建等工程。为马兰场站建设作出重要贡献。

  1976年,抽调一批骨干,组建了空九军防化二连,后改称乌指直属防化连,住在乌鲁木齐附近的妖魔山。1981年,随着我国结束大气层核试验,防化连的历史使命基本结束。根据关于部队精减整编指示精神,乌指只能保留一个防化连。于是将马兰防化连移驻妖魔山,与乌指直属防化连合并,直至1986年撤销编制。因此,马兰防化连往前追朔一一从1956年(当时成立一个防化班)至1967年5月在东北沈阳时期约11年; 往后延伸一一从1981年到1986年驻扎乌鲁木齐附近妖魔山时期约5年。连同在马兰场站的14年,前后约三十年。

  据曾任马兰防化连指导员的柏玉家回忆,从马兰时期到乌指妖魔山时期,历任连长为: 王洪林、李财、单作志、金学文、王恩明; 历任指导员为: 张干清、王怀道、常纪洲、柏玉家、姚志龙。另据曾任乌指直属防化连连长陈书昌回忆,从1976年至1981年,由马兰防化连部分骨干组建的乌指直属防化连,历任连长是于泽昌、陈书昌、侯成智; 历任指导员是左杨喜、刘顺保。合并后的防化连于1986年撤编。

  听连长讲连史心潮澎湃,却原来老连队根在东北。为打破霸权者核武垄断,老一辈组建了防化部队。能吃苦作风硬练就本领,为祖国献青春无怨无悔。闲时节去支农汗流浃背,那年月工农兵确似鱼水。一声令打背包转移战场,天山南戈壁滩扎下营垒。下高楼住地窝情绪稳定,好男儿志四方令人敬佩。从此有马兰村防化连队,后又曾妖魔山一部生辉。分分合合都是形势需要,献身国防事业谁都无悔。忆往昔进靶场风烟滚滚,那情景刻脑海经久不褪。战友们肩并肩情深殷殷,到晚年聊微信神迷心醉。马兰村妖魔山同气连根,老连长忆连史齐声赞美!

  曾任马兰防化连排长、副连长,后抽调乌鲁木齐参与组建乌指防化连,并任该连连长的余泽昌

  曾任马兰防化连排长,后抽调前往乌鲁木齐参与组建乌指直属防化连,并继于泽昌后任该连连长的陈书昌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huazhenchazu/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