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化侦察分队 >

中华民国空军九二四温州湾空战

归档日期:06-26       文本归类:防化侦察分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议签字。空军的力量马上投入国土防空及协助陆海军解放沿海岛屿的新战斗。1958年7月间,为了炮击、封锁金门,夺取福建地区的制空权,空军歼击航空兵第1,3,9,16,18师和轰炸航空兵第8师奉命紧急向福建和粤东地区转场。

  7月29日,粤东沿海浓云密布,11时03分,国军4架F-84低空进袭汕头。共军空18师54团大队长赵德安率4架米格-17F起飞迎击,经过3分钟空战,中队长高长吉、飞行员张以林各击落敌机1架,赵德安击伤1架。国、共空军首次在空中交手,共军以3:0获得全胜。

  自7月27日起至8月22日止,国军空军每天出动100余架活动于海峡上空。8月7日,国军上校副大队长汪梦泉亲率F-86飞机8架进入大陆上空,遭到空9师8架歼-5飞机拦截。空战5分钟,汪驾驶的飞机被击伤。8月14日10时30分,空16师46团8架米格-17在平潭岛上空与11架F-86遭遇。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飞行员周春富猛插敌阵,击落F-86两架,击伤1架,自己也被击落。

  从8月23日至10月中旬,空中的较量更加激烈,空战的规模也越来越大。9月24日,国军出动F-86飞机126架次,其中两批16架次进入福建德化,遭到空14师和16师的机群拦截。双方各被击伤1架。向温州进袭的F-86被击落两架,但国军首次在空战中使用美制响尾蛇飞弹导弹,使得共军猝不及防,飞行员王自重被击落牺牲。

  10月10日,国军5大队少校路靖率6架F-86于7时进入福清、龙田地区领空,与空14师的8架米格-17展开了一场恶战。共军4号机飞行员杜凤瑞开炮,击落国军27中队少尉飞行员张乃君,张跳伞后被俘虏。杜自己的飞机也被击成重伤。跳伞后,在距离地面1000余米时,被敌机击中牺牲。这架飞机逃离战场时,被严阵以待的高炮部队击落。

  自1958年7月18日受领作战任务,至10月底,历时3个月零3天,共军出动飞机691批,3778架次。空战13次,击落国军飞机14架,击伤9架,俘飞行员1名。己方被击落5架(含海军航空兵1架),击伤5架。

  有意思的是:国军的战报却与此大相胫庭。据台湾出版的《中国的空军》1959年10月号总225期报道:“ 从8月14日到9月25日,不过45天的光景,中国的空军健儿在海峡上空连打了6次胜仗,29架米格机葬身海底,屈指一算,正好是8天1次胜仗,3天两架匪机,捷报频频传来,全国人心振奋……三比零;二比零;七比零;五比零;十比零和二比零。美国兰德公司所出版的《1958年台湾海峡危机》一书也这样描述9。24空战:“在9月24日,台海空战中,共有20架配备了美制响尾蛇飞弹的F-86战斗机,和中共军机发生空战,结果有10架共机被击落,台湾方面飞机无损伤。”

  空战不比陆战和海战,双方究竟是谁输谁赢,除了当事人自己心中有数以外,外人难以考证。

  9月24日,蒋空军出动RF-84F飞机14架次、F-86飞机126架次,对我浙江温州至汕头的海、空军基地强行侦察,并伺机进入大陆上空作战。我起飞21批248架次,与敌空战3次。驻浙江路桥的我海航2师5团起飞米格-15飞机8架、6团米洛-17飞机8架,在温州上空拦截蒋空军第6大队RF-84F飞机2架、第11大队F-86飞机18架,击落F-86飞机2架。空战中敌发射“响尾蛇”空空导弹,我被击落米格-15飞机1架,另有米格-17飞机1架进入螺旋坠毁。这是世界空战史上空空导弹首次运用于实战。我空14师42团起飞米格-17飞机16架,在三都澳上空拦截蒋空军第5大队F-86飞机8架、第6大队RF-84F飞机4架,我被击伤1架。我空16师46团起飞米格-17飞机12架拦截蒋空军第3大队F-86飞机12架、第6大队RF-84F飞机2架,击伤F-86飞机1架。

  从7月18日受领作战任务到10月底,我空、海军航空兵部队共出动飞机691批,3778架次,与敌空战13次(9月20日、10月22日敌我发生空战,互无损伤),击落敌机14架、击伤9架,我军被敌击落击伤各5架。

  1958年9月24日当天,也是「823炮战」爆发后的第32天,空军第12队准备了9架RF-84侦照机,将对大陆东南沿海北起温州湾,南至汕头进行大规模侦照,以计算解放军所有的船运输具以及部队动员装卸能量。而各作战大队也派出最大数量的F-86F掩护侦照机进行空中照相,当时也估算解放军将全力阻拦RF-84进行侦照,所以作战司令部研判这天一定会爆发空战。

  美国政府在得知中国准备对台湾进行更进一步的武力威胁后,以「明星计划」为代号,将一批仍属于第一手机密的短程热导引空对空飞弹,也就是后来正式编号为AIM-9响尾蛇飞弹,悄悄空运抵达新竹基地,而且更大方的授权基地指挥官可以适状况使用。

  这项将美国最先进的武器系统交给台湾的军援行动,可以说是台美间军事交流史中,台湾获得美军最先进武器唯一的一次。连中国的情报组织都不知道美国已完成空对空飞弹的发展。

  第12照相侦察中队作战官杨世驹少校,于9时45分驾驶RF-84侦照机自桃园起飞,目标是温州等地区。由于从7月底开始,台湾的侦察机多次进行大陆东南沿海的侦照,因此空军作战司令部研判,在天候状况奇佳的今天,解放军将会全力拦截进入大陆领空的侦察机。

  为了要让侦察机飞行员具有最大的战术运用弹性,这次温州湾的侦照任务是采单机进行,同时,第新竹基地的第11飞行大队,由大队长亲自领军,派出F-86「军刀式」战机18架进行掩护。以18架掩护1架的方式,对目标区进行强力侦照作业。掩护机队中,第44中队每架战机各挂载2枚空对空飞弹。

  空军第11大队F-86机18架战机上的飞行员分别是:第44中队长李叔元中校、飞行官傅纯显中尉、分队长钱奕强上尉、飞行官宋宏焱上尉、分队长刘赓元上尉、飞行官谢祥龙上尉、中队长马大鹏中校、飞行官夏继藻中尉、余清长中尉、作战官李惟扬上尉、副队长唐积敏中校、飞行官李载权中尉、分队长王渊博上尉、飞行官张心墉中尉、大队长冷培澍上校、飞行官陆渭松上尉、分队长林希伟上尉、飞行官龑仲康中尉等18员。

  事实上作战司令部经过始晓开始的3小时监控后,发现台湾当面300浬范围内的解放军空军,从天一亮就出现大批次、大编队的高空飞行,完全一付备战的态势。因此作战司令部研判这一天的侦照作业,已经无法以「偷渡」方式进行侦照作业,因此大胆的采取大编队战机掩护单机侦察机的方式,强行由台海直接高空进入侦照区。

  这种光明正大直接摆明要进入敌区侦照的方式,完全不符合侦照机要「隐密、快速与避战」的原则。不但是台湾空军第一次,更是世界军事航空史上的第一次。

  18架掩护机于9时58分起分批由新竹基地起飞,10时2分与侦照机会合出航,分为2编队群,第1编队6架在侦照机前,第2编队12架在侦照机后,高度3万6000呎,以360度向目标航进。

  第1编队6架飞行在侦照机之前,前卫分队由李叔元中队长率领6架F-86F担任前卫掩护。

  (1)直接掩护分队:由马大鹏中校领F-86F战机4架,随伴 RF-84 进行侦照。 春秋中文社区

  (2)低层掩护分队:由大队长冷培澍上校率领F-86F战机4架,任低层掩护。

  第1编队于10时34分到达目标区,右转至方向220度(西南),忽然听到位于石门的管制报告站的警告,指出机队的4点钟位置(右后方)20浬处有中国战机!

  由于警告发出时已经让双方距离接近到20浬,因此编队所有飞行员几乎同时回头察看警戒,也由于距离已相当接近,因此大家也同时注意到有4条凝结尾与我机同方向航行。

  当时在空飞行员在得知已可目视接敌(target in sight)之后,研判地面管制的警告之所以会如此「迟缓」,并不是怠忽,而是中国战机的爬升率太大!而具备这种大爬升率的,正是当时解放军的最新式战机MiG-17。

  所有飞行员面对已准备在后方占位攻击的解放军MiG-17战机,无一不是全神警戒。

  不过,领队基于多项考量,眼见向左转的4架MiG17,为了更谨慎,第1编队长机李叔元立即打破无线电「只守不发」的规定,询问第2编队机有无向左转者,第2编队几乎所有人同时都按下发话钮大声回答:「左转的是米格机!」

  李叔元率领的第1编队,遂断定该批确实为解放军MiG17战机,同时,又看到这个由4架MiG17组成的机队,竟然又右转转回我第1编队的右方!

  李叔元见此大好机会,认为「机」不可失,立刻率领的第1编队机右转跟踪,同时转至约70度(东北东)方向,距MiG17战机约1万呎。

  第1编队机先推机头获得速度后,立刻拉升至3万9000呎,然后对准MiG17战机,由1、3号机的李叔元、钱奕强各发射飞弹1枚,当见MiG17战机2架爆炸下坠。

  这一刻,1958年9月24日上午10时38分,空战史上第一次用飞弹击落敌机的记录,由中华民国空军第44中队长李叔元写下。

  其余MiG17战机2架即向左拉升,2号机傅纯显向左追踪该2架MiG17战机,并用机枪实施近距离射击,击落1架MiG17战机。

  第一回合作战暂时结束,机队右转至180度(正南方),本以为解放军战机会因空战失利而向西撤离目标区,怎知当第1编队才完成一个转弯,就直接与另一批由低空以大速度爬升而来的MiG17战机遭遇,双方陷入混战。

  由于台湾飞行员多经过极严格的空战缠斗训练,彼此双机作战的默契相当好,所以才转几圈,胜负立见。各项性能都比F-86F来的好的中国MiG17战机,仍然不敌而被钱奕强、宋宏焱各击落1架。而刘赓元、宋宏焱各可能击落1架。

  当第44队的战机前后两次与中国MiG17战机交战后,大编队其它战机上的飞行员各个技痒难耐,但基于任务目的不是进行空战,而是全力掩护唯一的侦察机实施侦照作业,所以编队仍然在大队长冷培树上校的严格要求下,维持完整的队形。

  依计划,第2编队内分3个分队,每分队F-86机4架,第1分队低层执行侦照机左方空域掩护,第2分队在中直接掩护,第3分队在右方实施高层掩护。

  10时43分,侦照机完成侦照任务。由第2分队掩护返航,但机队飞行至南麂以东30浬后,眼见多架中国MiG17战机在低空向东飞行,这可以说是最好实施攻击的机会,但基于侦照机仍未脱离,所以机队仍然紧紧护卫着侦察机。

  10时50分,当编队抵达温州湾上空后,高度为3万7000呎,侦察机飞行员杨世驹心中也知道,第44中队已接敌,而且还击落多架中国MiG17战机。换言之,负责掩护他的战机飞行员已经达到忍耐的极限了,因此他在无线电中告诉掩护机领队:「我安全了,你们赶快上,别让米格机跑了。」

  掩护机队一听到可以参战,没人来得及回答,几乎所有人同时带杆直冲4万呎空域。

  长机(1号机)马大鹏低头索敌时看见1架F-86追踪1架米格机,由于速度不够而脱离,当时这架中国MiG17战机的高度为3万2000呎,马大鹏当即推头以0.9马克(音速零点九倍)跟踪接近至2000呎,前后开枪3次才击中这架MiG17战机,被击中的中国MiG17战机随即起火坠落。

  正当马大鹏准备在无线电中高兴的报告击落敌机的消息时,却又发现第2架MiG17战机,马大鹏立刻加速接近至3000呎距离,但这架MiG17战机上的中国飞行员,显然技术上较为灵巧,多次左闪右避,马大鹏多次开枪射击未中,2号机夏继藻眼见MiG17战机已点燃后燃器准备大速度脱离,立刻推头攻击,顺利击中,夏继藻目睹该机坠落。 春秋中文社区

  于低层执行侦照机左方空域掩护的第1分队,在10时40分于温州湾上空,高度4万呎,航向360度(正北),发现MiG17战机4架,航向180度(正南),与机队成对头接近态势,MiG17战机以单机跟踪队形左转,准备以「钩拳」方式企图进行攻击。

  这个分队的领队机是大队长冷培澍,这位整整打完8年抗战与国共内战的飞行员,随即看出中国战机的战术,马上率领其余3架僚机左转,维持在接战圈内,冷培澍一个急转弯跟上MiG17战机的4号机,整整追着这架战机边追边打1圈360度,由照相枪记录显示,这架MiG17战机可能被击伤,其余MiG17战机则开启后燃器加速逃逸。

  在侦察机右方实施高层掩护的第3分队,10时42分在温州湾上空,高度4万2000呎,航向180度(正南),在返航时发现7点钟(左后方)有MiG17战机2架,其中1架向我2号机开炮1次未击中。长机唐积敏与2号机李载权即向左急转实施追击,MiG17战机在丧失攻击机会后右转向北逃逸。

  唐积敏、李载权二员则继续跟踪追击,追至路桥上空,见该MiG17机在路桥机场南5浬处,已放轮准备落地,唐积敏紧跟在后,实施近距离射击,随即看到该机坠落。

  此时,在另一空域,同为第3分队的3号机王渊博,在内圈跟上MiG17机队的长机,开枪3次,见该机冒烟下坠。

  空战结束,中国MiG17战机被我钱奕强击落2架,李叔元、傅纯显、宋宏焱、马大鹏、夏继藻、王渊博各击落1架,唐积敏、李载权合力击落1架,共计9架。又刘赓元、宋宏焱各可能击落1架,冷培澍可能击伤1架。 春秋中文社区

  这场温州弯大空战,前卫分队1至4号机先后使用空对空响尾蛇飞弹命中敌机,此为全世界首次以响尾蛇飞弹击落敌机之先例。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huazhenchafendui/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