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斗牛棋牌 > 防化预备队 >

来自老山八里河东山战区1078高地前沿观察哨的故事(四)36师防化

归档日期:06-12       文本归类:防化预备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分为1979年自卫反击战及老山战役、老山轮战两个主要阶段,时间跨度长达十余年之久。而在整个老山战役和老山轮战中,我军的炮兵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之所以我军的炮兵能够发挥神威,前沿观察哨是功不可没,这里是首长的眼睛,战区的神经,他们也是我们战场的前沿守护神。知已知彼,百战不殆。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前些日子,本人发了篇《跨越时空的生死战友情》文章,讲述了徐州战友尚俊刚在“1·15”战斗中身负重伤,大丰籍战友王俊杰在炮火连天的战场上留下来陪他一天一夜的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以及尚俊刚一行来大丰看望救命恩人王俊杰的动人故事。故事发表后,被千余名战友传阅,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也感动了年届六旬的原36师防化连参战老排长王永健,故事引起他强烈的共鸣,他用十余天时间,查阅当年的战斗日记,不顾自己眼睛酸痛,在手机上用汉语拼音打出20余个小故事,发给我,十分感人,在今年的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之际,我把这些动人的故事推出来,是告诫后人,幸福生福来之不易,哪有什么生活静好,是一些人的奉献成就了今天的和平!今天推送第五个、第六个30多年前发生在老山八里河东山前线高地上化学观察哨的故事。

  前几天发表过四个发生在老山八里河东山1078高地上发生的故事后,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广泛好评,点赞者众,好评如潮,本文后将附部分揭图,感激大家的关注与点赞!

  36师师直防化连一排长王永健排长在1985年1月15日日记中写道:“从昨天晚上到今天(1月16日)的24小时内,我阵地前沿一线到老山(方向),(从东到西)双方打炮的数量得用万计,这也是我从11.30日到4号阵地来炮击最重的一天,(自我感觉)也是我一生中不平凡的一天。这一天早5时30分,在我4号阵地正前沿中榴弹炮弹4发;在12时09分,我在外面观察,又一发榴弹炮弹直接命中我高地,弹片以及炸起来的石头,从我身边飞过,十分危险。”

  在发表本文的过程中,笔者与当时在1078高地上的钱德龙也进行了沟通,王永健排长之所以在上文的表达中用了4号阵地,是因为1078高地是这个高地的海拔,而我军的地图上把这个高地叫做4号高地。

  从战友们提供的照片上得知,这个四号阵地(1078高地)除在顶部设有一座朝南的观察哨处,西侧朝向盘龙江方向还有一个坑道工事,以备他们休息和抵抗越军之需。这里叙述这些,是为了不让观众朋友产生迷茫和不解。下面继续介绍王永健的故事。

  当天,也就是1985年1月16日这一天,在1078高地观察哨担任八里河东山一线师军事化学观察任务的王永健排长,事前并不知道当面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天,老山方向枪炮声不绝于耳,十分激烈,王永健从电台中听到,老山方向正在打进攻分队的窘迫与严峻形势。王永健说,那天台电里这样叫着:“1连、8连、9连-----”,还有“先把重伤员抢下来”,“先把二排长抢下来”,“现在再加强13人抢伤员”,“不管那个连队的伤员都抢下来”,等等。也就是在今天,王永健排长撰写的《老山作战磁北定向》一文寄发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的《防化杂志》,在85年的第7期刊登了他在一线撰写的战斗经验。

  已经过去的1985年元15号这一天,敌我双方炮打的都很激烈,1师在老山打进攻也很激烈,王永健估计东山的战斗就在眼前。

  1985年元16日凌晨3时30分,这时雨停了,天空好像出现些微微亮光,刺骨寒气仍然直逼着我们的躯体,阵地上没有一丝动静,他们背靠老山面向北方,都在等待着事态的发展。

  王永健回忆说:“北方突然传来一阵滚雷般巨响,大地在剧烈颤抖,在偏马(1078高地的右后侧)、夭六、三转弯、芭蕉坪等方向闪现一片桔红色亮光,数百门各种口径的火炮猛烈向老山诸高地射击,加农炮的清脆声、榴弹炮的沉闷声、火箭炮的呜呜声汇合成一曲钢铁交响乐,震惊中外的“1.16”老山作战拉开帷幕!”

  数以万记的炮弹撕裂着空气从他们头顶上飞过,老山方向、东山方向一片爆炸声。这时,敌人的炮火也开始还击,但是显得那样的无力。我军的炮火准备持续了30分钟后暂停下来,此时静默多时的电台、步话机、对讲机发出一片电磁波的咝咝声和呼叫声,老山、八里河东山方向枪声大作,攻击部队开始向预定目标发起冲击,仅9个频道的对讲机里混杂着各级指挥员嘶哑的通线个高地表面阵地的报告声。电台里还不断听到:“把重伤员抬下来”,等等叫声、命令声、求救声。

  “此时,攻击老山、八里河东山的107团正在与敌争夺中,我军的炮火继续向支援目标和延伸目标进行轰击,我们观察哨(战斗保障组)也加入战斗,拿起我们的专业仪器,为附近的军事机关提供可靠的战场情报支持。”王永健排长说。

  下午3时许,炮9师来电(炮9师一团一营汪营长)告诉王永健:“偏马646高地X38730,Y84510中可疑炮弹,炸声低沉,无闪光,呈白色气雾团状,请化学观察哨前往侦查。”王永健迅速向108团指挥部报告了此情况。便组织人员对炮9师汪营长报告的经纬度地区进行观察和侦查。

  根据当时战场的气候条件和山岳丛林地侦察环境,在3时10分许,有10分钟的时间可以看见偏马的646高地。王永健根据地形征候,经过和韩建国的协同侦察,又根据在东山主峰的36师防化连

  851高地17日,全天打得还是很激烈,晚上8时30分我四号阵地(1078高地,观察哨所在的阵地)中弹,大家不顾自身安全,仍然在哨所观察敌情和战斗境况。

  16日、17日这2天,敌人进行了8次反扑,均被我部队打了下去,共歼敌850人。战斗捷报传来,阵地上的王永健他们一片欢腾。

  王永健带领的36师化学观察哨在距离主峰3公里的1078高地上。当晚又遭敌炮击。事后得知,106团在攻打高地时遭受重挫,伤亡惨重,特别是4连,伤亡人员多,主要是敌方炮火反击猛烈和地雷爆炸所致。

  “1.16”老山进攻战斗宣告结束,全线团因伤亡较大,莱阳盖延明在战斗中荣立二等功,退役后在莱阳老干部局工作,默默无闻保密他自己的英雄事迹,到今天也保守他当年特工班的秘密,他认为作为一个参战老兵,活着就知足了。

  转为师预备队休整,师防化连化学观察哨随108团在东山一线日,全天炮火打得还是很激烈,上午科里徐科长来电指示,据上级通报,敌军已对我116地区进行了化学袭击,要求我们对646高地再进行化学侦察和取样,中午连队化验员把取得的样品进行化验,连队化验员吴炳山、程度发再次承担了此事。

  下午2时16分钱德龙报告,方位29—35,-0—99;662.6高地(李海欣高地)顶部有灰白色烟云,持续时间40秒,14时21分又中弹5发,对这样的情况我们及时的向上级报告。下午3时07分,敌对我4号阵地炮击,这已是越军对我方阵地进行的第12轮炮击了!1月19日,除了零星的战斗和炮击外,老山战区显得格外的平静。天还是一会雨,一会晴的。地方民兵组成的运输马队不断往返于老山主峰和八里河东山,运上去的是弹药、食品、工事构件,带下来的是阵亡官兵的遗体,烈士们浑身都是血水和雨水,身上的装具还没有来得及除去。由于当时通向主峰的只有几条羊肠小道,烈士遗体只能驮在马背上运下来,许多烈士遗体在等待中转下运。还有一些伤员在临时救护所等待转运。

  其实,线战斗是下面这样的惨烈,王永健排长只是在前沿观察所看到的表象情况。

  进入20世纪70年代,中越关系由60年代的“同志加兄弟”反目成仇,于是爆发了1979年的中国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认为达到教训目的后,中国撤军,但越军变本加厉,反而侵占了我国的老山等地区。为了打击越军的嚣张气焰,1984年4月28日,我军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一举收复老山,恼羞成怒的越军在同年7月12日对我老山等地区进行了疯狂的反扑,但惨遭失败。越军继1984年7月12日反扑连遭失败以后,为了挽救败局,经4个多月精心策划和苦心准备,在我防御阵地前沿、翼侧、结合部,构筑了长达54公里的堑壕交通壕,对我前沿阵地形成了分割包围之势,企图重演1953年奠边府战役时对付法军的堑壕延伸式战法,分割、围歼、割脖、卡喉,逐步蚕食我阵地,以达越军目的,当时曾给我部带来了严重困难,使我前沿阵地出现了三条生死线东南无名高地运送物资的军工也伤亡25人,出现了142、116、541东南无名高地等部分阵地保障不济的严重问题,形势十分危急。为解除危局,改善战场的防御态势,军召开紧急会议,下达了关于解除一师一团部分阵地困境的指示,强调利用爆破法,强行快速开辟交通壕,强行补给,以积极的行动打击敌人。

  我军奉命于1985年1月15日出击116东南无名高地和968高地。军召开作战会议,根据敌情变化,预判越军可能在我出击之前先向我实施进攻,这一仗将成为攻坚仗、拉锯仗、持久仗,军首长指示部队做好两手准备,一面抗反一面突击,争取取得抗反突击双胜利。

  1985年1月15日凌晨3时35分,越军突然向我那拉地区实施猛烈炮击,142、145高地被敌进攻;4时46分,敌以7个营兵力,多路多方向,向我前沿阵地轮番进攻,面对越军的无理挑衅,我炮兵奋起还击;敌受挫后,又于5时05分、6时45分、7时10分、7时36分、7时48分,对我进行多次进攻。我坚守分队指战员英勇战斗,顽强拼搏,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战士们坚定地表示:人在阵地在,祖国领土寸土不丢!

  在抗敌进攻过程中,我边采取已经制定好的战术,同时向预定目标出击,1师3团4连配合1团方向担任主攻任务。上午9时35分,对968高地发起进攻,他们采取小型多路,边打边剿的战术进攻阵地,于11时55分攻占968高地,后抗击越军7次连规模进攻。10时10分,攻占二号阵地后,在向三号高地发起进攻时,遭敌多方向火力阻拦,进攻困难。战斗持续了七个小时,至17时30分,我军暂取守势,迅速经历了兵力、火力调整,补足了物资、弹药。18时10分,我从三个方向同时向三号高地再次发动进攻;19时全部攻占该高地。后连续抗击敌反扑,战斗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打退了越军营团规模十次反扑,共歼敌920人,缴获大量的武器装备。我们今天要说的两个主人翁的故事也发生在这三天三夜里。115战斗,我军一举粉碎了越军堑壕延伸战术,狠狠打击了越军嚣张气焰,掌握了战场主动权,取得了抗反突击作战双胜利。

  军长之子(二十军军长杨石毅的儿子)、1军1师某团副连长杨少华,坚守在距敌只有二、三十米的“李海欣高地”上。“1.15战斗中,在阵地上只剩下他和两名战士的情况下,毫不退缩,沉着指挥,顽强战斗,和增援分队一起,打退了越军的疯狂反扑,牢牢地坚守住阵地,荣立二等功。

  杨少华两次在危急关头冲上表面阵地指挥战斗,和战友们前后一共击退了敌人三个营的进攻,在表面阵地就毙敌148人,并成功的守住了阵地,为“李海欣高地”增添了新的光辉!

  总政治部主任在随中共中央总书记、副主席春节慰问部队时指出:115战斗打得好,是继1979年以来中越战争中四次最大的战斗之一,部队要发扬我军光荣传统,保卫边疆建设边疆,为祖国为人民多立新功,为英雄部队续写新的篇章。

本文链接:http://amdao.net/fanghuayubeidui/19.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阴影利刃 164水晶预备队还有奇点